麥藤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麥藤小說 > 離婚厲爺夫人說您有隱疾最新章節 > 第16章

第16章

照顧好自己。”掛完電話,阮沉瑾蜷縮著身子躺在床上,偌大的床她卻隻躺了一角,怎麼看都讓人傷心。“叮。”阮沉瑾看著銀行卡入賬的訊息,悲傷的情緒一下被治癒了。她之所以故意下套讓白凝星鑽,除了是想要賺點錢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免費為阮氏藥業打廣告。厲慎抱著白凝星一走就是兩天,這兩日阮沉瑾將自己關在房間裡,索要了本次參加節目的老人資料資訊,趁機研究了一些藥丸和藥膳。週一早上,阮沉瑾穿著一套乾練的運動裝,婀...“怎麼會?沉瑾一直都是遵守規矩的合法公民,你們會不會檢查錯了?”白凝星溫柔善解人意的站出來為阮沉瑾解釋。

厲慎摟著白凝星單薄的肩頭冷笑:“凝星,你把人想太好了。”

阮沉瑾看著厲慎那涼薄的雙眸,心痛地她難以呼吸。

她在他眼裡就是那麼不堪嗎?

讓他從她身上看不到一點兒人性的美好?

“我陪軟喵喵走一趟,你們繼續對流程。”宮連赫不太滿意厲慎的態度,但也不強求。

小兵搖頭:“宮先生,隻能讓阮小姐一個人前往,隻要核實清楚,確認無誤後,我們會讓阮小姐回來。”

這是要帶下去單獨審問了。

“不是,你們是不是一點道理都不講?”宮連赫有些急,他的偶像怎麼可能會做違法的事情?

阮沉瑾握住宮連赫的手,明明是炎熱的天氣,她的手卻很冷。

宮連赫擔憂地看著她,阮沉瑾微笑道:“我沒關係,他們也是擔心會有人借我們外來人員的手傷害老先生們,應該查清楚。”

“可是……”

“那你們繼續,我先去配合檢查。”阮沉瑾打斷宮連赫的話,轉身跟著小兵離開時,餘光停留在厲慎俊臉上。

可他看都沒有看她一眼,隻是低著頭親昵的和白凝星聊天。

阮沉瑾被帶走,白凝星眼底閃過一抹異樣的光芒,嗲聲嗲氣的和厲慎聊著。

“你們惡不惡心啊?”宮連赫煩躁地看著黏糊在一起的厲慎兩人,說話都開始帶刺:“你們要是沒黏夠,可以去房間裡,彆在這丟人現眼!”

白凝星麵色發白,搖搖欲墜地靠在厲慎的懷裡。

“宮連赫。”厲慎眯著眼睛威脅他。

宮連赫傲嬌地冷哼一聲,臨走之前瞪了他一眼:“哼!傻狗!以後你彆哭著後悔今天的行為。”

厲慎冷笑,對阮沉瑾後悔?

就算全世界的女人都死絕了,就剩下阮沉瑾她一個人,他也不可能後悔。

“阿慎,趁還沒有開始錄製節目,我們去為沉瑾求情,好嗎?”白凝星溫柔悠遠地聲音徐徐傳來。

厲慎蹙眉,不太讚同她的話:“凝星,你太善良了。”

“醫者仁心嘛,再說我和沉瑾也算是同行,應該互相照應彼此。”白凝星撒嬌依偎在他懷裡。

不遠處倒騰著裝置的工作人員雙眼發光的看著他們,網上CP磕到了現實中,這簡直就是甜度超標啊!

郎才女貌的兩個人光是站在那就讓人挪不開眼,更彆說白凝星還是醫學天才。

儘管厲慎很不滿,但還是和白凝星一起去找阮沉瑾。

“阮沉瑾帶得是什麼違禁品?”厲慎緊繃著臉問道。

守在門口的保鏢往裡麵遞了訊息,很快就頤養院的經理走出來,衝著厲慎解釋:“厲總,阮小姐攜帶的都是她自己研究的中草藥膏,都是沒有經過許可製作的,雖然我們隻是私人頤養院,但住在這裡的老人非富即貴,萬一誤食了不乾淨的東西出事了,我們也不好交代不是?”

“還有就是阮小姐的行李箱裡還有防狼工具、棒球棒,這些屬於危險物品,我們的頤養院全天24小時有許多保鏢巡邏,根本不會發生危險,若是誤傷了那些老人……這,咱們也不好交代不是?”

經理每多說一項,阮沉瑾的頭就低一下。

她雙手緊緊地摳著,一個個月牙似的指甲印在她白.皙的手指上顯示著,可她卻好像感受不到疼痛。

“那請問可以擔保嗎?沉瑾是第一次參與真人秀,第一次來頤養院,不知道這些規則……”白凝星熱情地詢問。

經理麵露難色,遲疑道:“白紙黑字簽字保證不會再帶這些物品,才能擔保。”

“阿慎,你給沉瑾擔保一下好嗎?”白凝星轉身挽住他的腰,楚楚可憐的望著他。

站在不遠處的幾個保鏢都看呆了,白凝星真是人長得好看醫學天賦還很高,又是滬城第一名媛,這麼優秀的女人還很善良!

她和厲慎兩個人站在一起簡直就是耀眼的一幅畫,讓人挪不開眼睛。

厲慎犀利寒冷的目光瞥了眼阮沉瑾,頷首:“好。”

他拿起檔案掃了眼,如果阮沉瑾在拍攝期間傷害了頤養院的老人們,他將承擔大部分的責任。

厲慎遲疑沒有簽字,白凝星善解人意道:“要不然我簽吧?我可以擔保沉瑾的人品。”

“不必,她不配和你的名字在一起。”厲慎說完,龍飛鳳舞地寫下名字。

阮沉瑾像鵪鶉似的坐在凳子上,他字字珠璣的紮著她千瘡百孔的心臟。

明明她隻帶了一副銀針,結果檢查的幾個安保人員光明正大的將白凝星的行李包也說破成是她的,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她,直接將她關在保安室裡。

來之前,宮連赫就告訴過她能攜帶的物品東西,她怎麼可能會犯傻帶其他的東西?

“怎麼,還要人請?”

厲慎丟下簽字筆,冷漠看向阮沉瑾。

阮沉瑾的心好像被人拿刀狠狠地剜了一下,疼得她呼吸一滯,她踉蹌著站起來離開。

經過這一插曲,白凝星和阮沉瑾一起去房間裡換衣服。

“這個驚喜還喜歡嗎?”

房間裡沒有了監控和旁人,白凝星完美無瑕的臉上露出譏諷的笑容。

阮沉瑾拿著療養院統一工服的手一抖,美眸淡定的看著她,白凝星的手都能伸得那麼長了嗎?

還是說……是厲慎在背後幫她做的這一切?

白凝星換好工服,見阮沉瑾愣在原地,低沉婉轉道:“還有一個驚喜,你一定會更喜歡,沉瑾,彆說我沒有幫你哦!”

阮沉瑾如臨大敵,嚴肅板著臉問她:“你到底想做什麼?想毀掉你自己的處.女秀?”

“怎麼會?被毀掉、被打上可疑人員的人不是你嗎?”白凝星高高在上,嗤之以鼻地笑道。

阮沉瑾沉著臉上前一步,拉近了兩人的距離:“白小姐,你是不是搞錯應該針對的人了?不娶你的人不是我,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針對我,有意思嗎?”

不得不說阮沉瑾戳中了白凝星的肺管子,她緊攥著掌心,情緒激動,她怎麼沒有暗示過厲慎?

要不是阮沉瑾得厲老爺子歡喜,她又怎麼會用這些上不得台麵的手段?

“白小姐,滬城第一名媛、天才醫學這旁人踮起腳尖都夠不上的名譽,你確定要一次又一次用肮臟的手段玷汙名譽嗎?”

阮沉瑾黑白分明的眼睛沒有太多的情緒,直視著白凝星:“你稀罕的垃圾並不一定也是彆人的心頭好,至於你說的還有一個驚喜,你最好保證是萬無一失,否則……”

阮沉瑾壓低聲音,錯開她準備走進去換衣服:“報應會統統反噬在惡人身上。”

明明是溫柔清風的聲音,可卻讓白凝星感覺像阿鼻地獄中爬上來的惡鬼,悄然的向她索命。

白凝星餘光瞥到門口出現的黑皮鞋。

忽然,她“噗通”一聲跪了下去。

白凝星眼眶紅紅的,委屈哽咽地道歉:“對不起,沉瑾……”

阮沉瑾剛要開口,就看到了黑著臉進來的厲慎,瞬間她所有要說的話都咽回到了肚子裡,厲慎一來,她所說的每一個字都是在為自己詭辯。

“阮沉瑾!”

厲慎氣勢洶洶走進來,一手拽住她的衣領提起來:“你怎麼那麼惡毒?你自己犯的錯永遠都要冠在彆人身上是嗎?”

被提高了一個高度的阮沉瑾墊著腳,衣領勒著脖子,讓她呼吸不順。

阮沉瑾被迫和他對視,忽然嘴角上揚,笑得極其燦爛:“厲慎,你不將白凝星扶起來,反倒是在這裡和我置氣,是因為在乎我嗎?說的是真的?怎麼會?”宮連赫剛要點頭,醫生護士以及警察魚貫而入,在醫生檢查結束確定正在退燒,警察才走向前對阮沉瑾說:“阮小姐,昨晚七點城東高階療養院發生一起命案,在命案現場我們發現了您的指紋,懷疑您是謀害張老先生的凶手。”“請您接下來配合我們的工作,不論真相如何,我們警局不會汙衊任何一個人,但也不會讓真凶逍遙法外。”警察磅礴的聲音落下,病房安靜到能聽見阮沉瑾喘著粗氣呼吸。片刻,阮沉瑾才點頭:“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