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藤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麥藤小說 > 南伊的城 > 第十二章是否應該釋然接受你

第十二章是否應該釋然接受你

。“我的故事?”“嗯。”“讓我想想。”顏一哲托著下巴,用平淡的語氣說著,“我的家庭算不上是一個圓滿的家庭,我沒有見過我的父親,母親也從未與我說起過。好像父親在家裏算是一個禁忌,我懂事,隻字未提。我與母親過著平淡的生活,每天上學放學三點一線,乏了。初中時有次我去學校食堂打飯,被人用菜盤子扣在頭上······”他的聲音漸漸變小,“他們嘲笑我,說我是私生子······後來,從那以後我放棄了我最喜歡的吉他...南伊躺在床上,閉著眼睛。

被鮮血浸染的白色寶馬,還有遍地的血,遍地的血······

腦海裏還在回憶著那慘烈的一幕,怎麽甩都甩不掉。

眼淚滴答滴答掉落在天藍色的枕頭上。

“叮——叮——”

南伊拿起放在枕邊的手機,清了清嗓子:“喂?”

“你就那麽討厭我麽?”電話裏的聲音如同從冰窖裏散發出來的寒氣。南伊一時沒反應過來,電話裏的聲音又響起,“你那麽討厭我,以後要怎麽生活?同在一個屋簷下難免會見到對方,如果將對方是為空氣······那也堅持不了多久······”

不知道是南伊的耳朵有問題還是手機的原因,隱約聽見電話裏麵帶著沙啞的聲音。

南伊扯了扯嘴角:“我們都不說話,誰都不會打擾到誰。”

“你到底討厭我什麽?”

“就像當初你討厭我一樣。”

“可······”

“你放心,我會保持沉默。”

“可是······”

“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和你在同一所大學,也絕對不會插入到你的生活,我也絕對不會成為你們的累贅。”

“你聽我說······”

“還有啊,麻煩你下次有事當麵說不要用打電話的這種方······”

“哐——”

南伊房間的門被踢開,南伊猛地從床上坐起來。

站在門外的人裹著黑色的浴袍,右手緊緊握著手機,兩眼通紅。

“可是······”他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我已經不討厭你了啊······”

南伊掛掉電話,慢慢地站起身。

“你恨不得我馬上消失,對不對?”

“對,我就是討厭你,就是恨不得你馬上消失。”在之前讓南伊不能容忍的是他竟然用腳踹開了門,這更加讓南伊對他產生了強烈的厭惡,“也許你的消失會讓我快樂許多。”

他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地看著她,漆黑的眸子裏有一股淡淡的難過。然後他抿了抿嘴,冷笑道:“你不覺得你更應該消失麽?更不應該在這個家裏待下去?”

他的話像突如其來的炸彈“哄”地一聲在南伊身邊炸開,讓南伊的腦袋清醒了許多。

你看,他明明挺討厭她的。

南伊終於更透徹地明白當時紹森為什麽討厭她······

“嗯,一切都是我的錯。原本你們一家三口可以快樂幸福地過日子,就是因為有我的存在所以才會讓你們討厭。其實到頭來都是我一個人在活著,死不死跟你們一點關係都沒有。”說道這裏,南伊的鼻子酸酸的,眼淚好像就快要掉下來,她埋著頭衝出房間,“我還真希望我能夠消失。”

南伊還記得顏一哲說過的一句話:如果難過就打電話給我。

於是南伊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掏出手機開始翻顏一哲的號碼。

“顏一哲,你現在有時間出來嗎,我請你吃東西哦!”雖然語氣有些倔強,但還是暴露在哽咽之上。

漆黑的客廳裏沒有開燈,紹森靠在沙發上靜靜地閉著眼睛。打了十幾個電話總是關機的狀態,難道她出了什麽事情還是手機沒電了?他不知道。難道······她真的不回來了麽?自己真的傷害到她了麽?可是······她不回來那還能去哪裏?而且之前她們住的房子也是租的啊!那她不就更沒地方住了麽?一連串的問題個個蹦出紹森的腦袋,他皺著眉頭。

客廳裏的空氣有些燥熱。

突然他想到了什麽,迅速地站起身大跨步地向門外走去。

南伊和顏一哲在一家甜品店坐著,偶爾大笑幾聲。

“你是在跟他賭氣嗎?不可能真的不回去了吧?”顏一哲大大地咬了一口抹茶蛋糕。

“大不了睡在大街上,我又不是沒睡過。以前我媽不讓我回家我就在公園的長椅上睡了一晚······”說到最後南伊的聲音越來越小。

顏一哲心疼地看著她:“那也不可以不回去啊,一個女生不要老在外麵待著。”

“那我有什麽辦法,我已經到這種地步隻能聽天由命大不了死了算。”南伊揉了揉眼睛,“我知道我爸和那個女人隻是可憐我,不然怎麽會讓一個前妻的苦命孩子住到他的新家?難道他自己不想過新的生活嗎?”

聽到這裏顏一哲竟無言以對,作為一個旁觀者,隻能是默默地聽著。聽著她的悲傷,她的難過,她的苦楚。

夜晚燈火通明,星星掛在漆黑的天空中微微閃爍著。紹森彎著身子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柔和的燈光照在他的臉上顯得白淨了許多。

真不知道南伊是弱智還是瘋子,一個女生大晚上的不回家是不是有點腦殘。他掏出手機在螢幕上滑了兩下,猶豫了幾秒,然後開啟定位功能。

如果找到她,一定要罵她。

因為這已經是他第二次找她了。

此時南伊的手裏已經是第五杯奶茶。顏一哲坐在她的對麵,衝她笑著:“都九點多了,回家去吧,我送你。”

“沒事,你如果想回家就先回去,我還想坐會兒。”

“那······我陪你吧。”

紹森氣喘籲籲地跑到甜品店門口,他剛走進去就看見了他們兩個人坐在那裏。

果然在他預料之中!

頓時他的氣就不打一處來,胸口裏彷彿有一團烈火在熊熊燃燒。

而就在這個時候,顏一哲站起來附著身子扳過南伊的腦袋親了一口,南伊瞬間愣住。站在門口的紹森冷著一張臉走了過去,揪起顏一哲的衣領朝他臉上就是一拳。

“紹森!”南伊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連忙過去扶起顏一哲。

顏一哲哪想得到他出手這麽重,竟然還能把自己打倒在地。

紹森還想打他一拳,剛伸出拳頭就被他反扣住回打了過去。

場麵實在太激烈,店內有不少的人過來圍觀,也有那麽幾個人站在旁邊連連稱讚,卻沒有一個人敢過去拉架。南伊實在看不下去了,便鼓足勇氣衝上前拽住紹森的手臂一口咬了下去。

有一股淡淡的香皂味。

她緊閉著雙眼,不敢睜。不過這招真的管用,他們兩個終於沒了動靜,好像周圍一切都沒了聲音。

良久,南伊覺得嘴裏有股濃重的血腥味,猛地睜開眼睛,站直了身子擦了擦嘴,低著頭一言不發。

刺骨的疼痛感在手臂漫延開來,幾滴鮮紅的血掉在地上。他把手臂舉起來看了看,上麵還有著南伊兩排整齊的牙印。

他抿了抿嘴,側過身子拉著她的手腕走出店內。

走出奶茶店內紹森一把就把她拉到了計程車上,兩個人誰都不理誰。南伊咬牙切齒地瞪了他一眼然後氣鼓鼓地看著窗外的夜景。

車開了一路,他們始終沒有說話。到家後,紹森硬是把她拽了下來。

“我不要回家,反正那裏又不是我的家!”南伊掙紮著想要甩掉他的手,可他卻死死握著她的手腕。

“我說你別鬧了行不行?”

“你都說了讓我消失那就讓我消失好了啊!我死著活著又不管你的事!”

不知道為什麽,紹森特別不喜歡她總是把“死”掛在嘴邊。

“南伊你夠了吧,你還要鬧到什麽時候,你不知道我說的全都是氣話嗎!”

南伊委屈地哭了出來:“你不是我你又怎麽知道我會把任何人說過的話當真!你明明那個時候要趕我走現在為什麽又要來找我!你是不是覺得我摻入到你們的家庭就會對你們有所傷害!是不是覺得我這個人生來就是個禍害!是不是就算今晚我被車撞死被人捅死或者五馬分屍你們也不會掉一滴眼淚!”

“我們先進去說話好麽這裏風太涼······”

“你要是討厭我那就不要管我!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關心!”

剛剛她對他嘶吼的那一瞬間,他突然明白了她所有的難過。雖然還是不太清楚她所經曆的事情,但他好想把全部的快樂都捧在手心裏送給她。

他恍然感覺到她的心酸和難過正在一點點發酵,在快要抑製不住眼淚的時候就會洶湧而出。那些悲傷的情緒,莫名的失落,刺眼的回憶。都在一點點,被挖掘出來。

橘色的燈光照在她的臉上,她低頭揉著眼睛哭泣著,像個受委屈的孩子。

從胸口到鼻腔的歎息。

紹森心疼地看著站在自己麵前的那個人,輕聲緩和道:“好了,都是我的錯,我向你道歉還不行嗎?對不起。”

很簡單的三個字。

對不起。

可是一聽到這三個字,南伊哭得更凶了。

“怎麽了啊,我都說了對不起了,怎麽還哭呢······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他慌亂地看著她,不知所措。

夏天的夜晚裏,一陣涼風吹過南伊的頭發,滑過她那被淚水浸透的冰涼的臉頰。

燈光照在紹森的手臂上,那道牙印還存在著,就像是刻在上麵一樣久久下不去。眼前一片極美的景色,南伊緩緩抬手,正巧一隻螢火蟲落在她的掌心,南伊笑著輕吹口氣,螢火蟲便飛向遠處。“這裏好美。”南伊向前奔跑了幾步,張開雙臂,想要擁抱那些可愛的螢火蟲,“你怎麽知道有這麽個地方的?”“我也是無意中發現的,隻覺得這裏好美,如夢境一般。”允浩注視著那些一閃一閃的小亮光,心裏卻在想著一個人,他記得那年夏天的晚上,他也帶她來過這裏。南伊蹲下身,從草叢裏拔掉兩根鮮草,然後走到允浩麵前,遞給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