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藤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麥藤小說 > 南伊的城 > 第十三章努力讓自己不想念你

第十三章努力讓自己不想念你

成小方塊扔到顏一哲的桌子上。顏一哲開啟紙條,滿臉黑線地瞪著她:“能用嘴說話為什麽不用?至於那麽神秘嗎?”南伊偏過頭看向窗外,假裝與他什麽都沒有發生。“你再不把頭扭過來我就不回答你了!”顏一哲有些生氣。南伊還是一動不動地看著窗外,小聲地說:“寫在紙上啦。”顏一哲急了,一把扳過她的肩膀,可南伊的脖子還沒反應過來:“啊!”嘎——嘣——“抽筋了抽筋了!”南伊努力地把自己的聲音克製到最低,狠狠給了他一拳。“...南伊來到鄭秋菊的墓前,望著她的黑白照片,張了張嘴,淡淡的口吻:“媽。”

那天正好下雨,南伊舉著一把傘站在那裏,發出沙啞的聲音:“媽,我們好久沒有一起打傘了,現在,終於有機會了啊。”她吸了吸鼻子,“媽,你說你怎麽走得那麽匆忙啊,咱倆還沒合個影呢。我記得小時候我們一家人拍過一張大合影,隻是許多年過去了,我找不見那張照片了。當時你笑得特燦爛,我記得,你抱著我坐在你的腿上,我剛吃完冰激淩還沒擦嘴那個拍照的人已經把我們定格了,當時,爸爸也笑得特高興。我傻乎乎地笑著,用手指著閃光燈。”說到這裏,她早已淚流滿麵,她扔掉傘,望著那張黑白照片,哽咽道,“媽。你知道我是怎麽活下來的嗎?都是因為你啊,都是因為你。因為······我害怕我死後你一個在這個冰冷的世界會孤單······所以,我才堅持著活下去。媽,這股力量好強大,一直支撐我到現在。但當我看到你滿身是血的時候,我竟然害怕地沒能陪你一起死······媽,我是不是很懦弱?曾經可以每天把‘死’掛在嘴邊的我,怎麽可以怕死······”

這時候,天空的小雨突然變成了傾盆大雨,大豆般的雨點狠狠地落在南伊身上,濕漉漉的眼淚和雨水混在一起,頭發也順著雨貼在了臉上。

她站在那裏,突然跪了下來,用手輕輕地摸了摸墓碑上的照片,任眼淚不停地往下流。

媽,你那邊的世界一定很溫暖。

要在那邊好好地活著,快樂地活著。

要多笑。

一道藍色的光在陰暗的天空極速地劃過,驚天霹靂轟隆隆的雷聲響起。

“媽。我好想你。”

小時候曾天真地以為美好的事物永遠不會離開自己,可卻在下一秒,統統消失。對待事物的全部的熱情,被雨水澆灌後發酵散出臭味。

頭頂湛藍天空,腳下林蔭小道。那憂傷明媚的笑容,早已被淚水淹沒。微笑融化掉冰涼的眼淚,嘴角勾起幸福的微笑。永遠是寂寞的身影,永遠是顫抖的歌聲。

南伊、紹森和允浩考上了同一所大學,顏一哲為此感到難過。劉曉璐倒是很開心,因為南伊不在顏一哲身邊,這樣她就可以趁機而入先行一步。

浮躁的大學生活就這樣開始了,聚聚會,聊聊天。南伊一直以為大學生活是很坎坷很艱難的日子,非如此,比想象中的要好很多。這僅僅隻對於南伊來說。

學校的梧桐樹基本占了三分之一的麵積,花草樹木都很茂盛,整齊。昏昏欲睡。

南伊左思右想,大學生活不能就這樣荒廢了,曾經經曆的所有不堪過往都將應該被泥土深深埋葬。現在麵對的,是新的生活。南伊在數個夜晚精打細算,盤算著以後的日子到底該如何過,如何有價值地過。

顏一哲會時常來到南伊的學校,買好南伊愛吃的零食在外麵等她出來。這時候南伊就會在宿舍的窗戶上揮揮手,讓顏一哲看見自己。南伊發現自己很依賴顏一哲,不像是戀愛中的女孩子,也不像是單戀中的苦苦掙紮,更像是平常人家的生活而已。

有一天上課南伊來到允浩的班門口,突然背後被人輕輕地拍了一下:“幹嗎呢你?”

“啊?”南伊猛地回頭,吐了一口氣,“紹森你嚇死我了,你沒去上課嗎?”

“我還想問你呢!你在看誰?”他皺著眉頭。

南伊瞪了他一眼:“回你班裏去。”

“告訴我你在看誰。”

“不要問這麽多啦!”

“你在看誰。”

“好了快回去!”南伊發覺背後靜悄悄的,以為沒人了,往後麵一看,嚇得差點癱在地上,“主······主任好······”

有天南伊快到家的時候,迎麵走來一對情侶,因為南伊手裏拿著奶茶,耳朵裏也插著耳機,一個不小心就撞在了他們身上,手裏的奶茶也飛了出去。那女的嘟著嘴指著南伊不停地罵著。南伊抬頭,拿掉耳機麵帶微笑地說了句“對不起”,然後就往家走去。南伊撇了撇嘴開啟了被綠色藤蔓圍繞著的大鐵門,瞬間,身後的謾罵聲戛然而止。

南伊笑了笑。

肮髒的人心。紹森麵胡說啊!是你自己說要搬出去的!”南大誌坐在沙發上,無奈道。三個人僵持著,誰都不說話。終於紹森忍不住,他推開鄭燕華,走到南大誌麵前,眼神堅定地看著他:“你不用擔心,我會盡量說服南伊,讓她回來住,讓她回到你的身邊。”說完,他轉身上了樓。本不想讓南伊回來住的鄭燕華突然沒了底氣,她望著已經上了樓的紹森,嘴裏硬是說不出話來。按下開關,天花板上吊燈柔和的光線使整個房間都變得明亮起來。紹森走進南伊的房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