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藤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麥藤小說 > 南伊的城 > 第十四章聽著他心髒的跳動聲

第十四章聽著他心髒的跳動聲

不了我活不下去鑽車底下就行了。”南大誌有些生氣,但還是一臉哀求著:“南伊,就算我求求你了,你還未成年,跟爸爸一起生活吧。南伊,你是爸爸唯一的女兒,爸爸不想再失去你。”“您已經失去我一次了,再失去個什麽第二次第三次的有什麽?”“你鬧夠了沒有!”那個所謂的弟弟瞬間站起來,皺著眉頭衝南伊吼道。南伊嚇了一跳,不可思議地看著他。“邵森,坐下!”女人威嚴的聲音響起。“想跟我們走就跟我們走,不想的話就說不想,哪...南大誌和鄭燕華出去旅遊,家裏隻好留給南伊和紹森照應。

南伊放學回家開啟門,漆黑一片。

她隨著鼻鼾聲走進沙發那裏,紹森應該在睡覺,整個別墅都沒開燈。插座上的充電寶閃著星藍色的光芒,沉重的鼻鼾聲在空蕩蕩的客廳裏格外恐怖。

是為了給家裏省電麽?他倒是還懂點事。可漆黑一片什麽都看不見,南伊正要開燈,身後的人突然冷冷地說道:“這麽晚回來又上哪兒野去了?”

南伊在黑暗中呲了呲牙:“今天我值日!”

“你喜歡允浩?”

“什麽?!”

“人家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你不要糾纏人家。”

“紹森!”南伊氣氛地轉過身想要去罵他,卻不料把茶幾上的一杯滾燙的開水碰灑在地。

開水順著小腿一直往下流,火辣辣地疼痛感瞬間麻痹大半截的腿。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客廳裏,南伊無助地坐在冰涼的地板上。

紹森聽見動靜,立刻從沙發上坐起來跑去開燈,下一秒就看見了坐在地板上的南伊,還有一地的玻璃碎片。

他連忙跑了過去一把將南伊橫抱起來往廁所走去:“不知道被燙了之後要用涼水衝麽!”

“我都走不了路了你讓我爬著過去啊!”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南伊發現自己變得越來越矯情了,還記得有次鄭秋菊懷疑南伊偷了五百塊錢而抄起凳子就往南伊身上砸的時候,第二天一早南伊還不是忍著渾身上下的疼痛上學去了。可是現在,過著不愁吃穿的日子,矯情脆弱的自己讓人真受不了。

廁所的燈光似乎有些暗,地板也有好幾天沒拖了,天花板上的那串被難以掛上的藍色風鈴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掉了一顆珠子。那個傻子,竟然還在廁所的洗手池的位置上養了一條金魚,真不知道在這臭味漫天的地方還能活過來。

十分鍾過後,紹森把南伊放到沙發上,然後他蹲下來,輕聲問道:“還疼麽?”

南伊雙手環臂抱著腿,低著頭咬著嘴唇,一言不發。

中午的溫度熱得出奇,陽光透過玻璃窗反射出來的一縷光線照在了紅木桌子上,隱約漂浮著幾粒灰塵。

南伊南伊收到崔尚發來的資訊,急急忙忙地穿好衣服正準備出門。

坐在對麵的人穿著睡衣支著腦袋,懶洋洋地打了一個漫長的哈欠。他半睜著眼睛看著眼前來回走動的南伊,不滿地說道:“不要擋住我看電視。”

“好了,我要出去了。你自己在家不要隨便跟陌生人開門。”南伊穿好鞋子開啟門。

紹森拿起拖鞋朝大門甩去,清脆地一聲扣在門上:“你當我三歲孩子啊!”

頭頂熱烈的太陽,南伊靠在長椅上,把手搭在眼皮上,長舒一口氣。將近等了一個小時,崔尚卻遲遲沒有來。南伊有些懊惱,明顯是被放鴿子了。正當南伊準備離開時,身後的假山傳來一陣竊竊私語的聲音。

南伊轉過頭,瞳孔瞬間放大。

身後的假山突然冒出十幾個人,清楚地看見了劉曉璐站在正中央。他們幾個人手裏拿著棍子,一副得瑟的表情,渾身上下都是一股小痞子的味道。

南伊站在原地不敢動,直直地盯著他們。

劉曉璐叼著煙頭上前一步,扭動著腰肢,衝上前狠狠甩了南伊一耳光。南伊一個沒站位坐在地上,咬著顫抖的嘴唇。陽光大片大片湧進她的眼睛,使他看不清劉曉璐的表情時又重重捱了一耳光。

“夠了。”

熟悉的聲音讓南伊瞬間感到安心了許多,還沒等南伊回過頭身體就被人抱了起來,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她抬頭,看見了顏一哲幹淨的下巴和有神的雙眸。南伊麵紅赤耳安靜地靠在他的懷裏,耳朵貼近他心髒的位置,聽著他心髒帶有節奏地快速跳動著。

劉曉璐沒想到會在這個時候碰見顏一哲,立馬慌了神。

顏一哲怒容滿麵地瞪著劉曉璐,眉頭緊皺。他的嘴唇抿成一條直線,抱著南伊的手臂逐漸收緊。他垂眸,用威脅的口吻輕聲說道:“如果再有下次······我顏一哲······絕對不會放過你們。”說完後,他轉過身,抱著南伊離開。

熙熙攘攘的廣場上,顏一哲就這麽抱著南伊穿過來往的人群,直視前方,沉默不語。南伊鬆開剛剛太過於緊張抓著顏一哲衣領的手,低著頭,眼裏積滿了淚水。

臉上的疼痛還在火辣辣地燃燒著,靠近眼睛接近鼻梁的位置過於刺烈,南伊伸出手往那個位置抹了一把,看見有血滴粘在了手指。南伊怕他看見,趕緊胡亂地擦了擦。

“不要用手碰傷口。”他找到一個空座位,將南伊放下來,“你先在這裏等我,我一會就回來。”

南伊看著他走進一家藥房,心裏一股暖流滑過。

片刻,顏一哲過了馬路,手裏拿著一盒創可貼和一瓶消毒水坐在南伊的左側。他擰開消毒水的蓋子,用棉簽沾了沾,扳過南伊的頭,盯著她的臉小心翼翼地為她拭擦著。

南伊的眼淚再也止不住,一滴一滴地落在顏一哲的手指上。她看著顏一哲,委屈地撇著嘴:“我是不是很丟人?很沒用?”

顏一哲盯著她的臉蛋,認真地在她臉上貼完創可貼後,擰緊消毒水的瓶蓋,歎了口氣:“嗯。”

一陣微風襲來,吹亂了南伊的短發,她哭得愈發洶湧,眼淚和頭發全部黏在了臉上,狼狽不堪。她抖著肩膀:“那······那你是不是覺得······我這樣很活該······很讓人討厭?”

“南伊。”顏一哲突然捧起南伊的臉,為她整理淩亂的發絲,“我給予不了別人太多的熱情,算不上是一個值得讓人回憶的人,但我一旦付出了熱情,我就會付出全部。”他用指腹拭去南伊臉上滑落的淚滴,苦笑道,“我這麽喜歡你,你讓我如何討厭你······”

他低下頭,溫熱的雙唇緩慢地覆蓋在南伊光潔的額頭上。上前遞給南伊一杯白酒,南伊以為那是水,便喝了一口。那個女生以為南伊會抱怨,沒想到南伊卻說了句好喝然後一下子喝光了。從那以後,南伊就愛上了酒。正喝著,南伊就聽到一串銀鈴般的笑聲,她回頭,對視上劉曉璐的眼睛。劉曉璐端著紅酒走到南伊身邊,她想到南伊最近和顏一哲走得很近,心情立刻不悅,她抬眼:“乖,以後不要跟顏一哲走得太近,我想我們也許會成為好朋友呢!”南伊側過頭。“我說話你沒聽見嗎!”劉曉璐見南伊不理會...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