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藤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麥藤小說 > 南伊的城 > 第十八章目光交錯流露出恨意

第十八章目光交錯流露出恨意

是你非要讓我做出誠意,那我問你,我做出的什麽誠意才會值得你原諒呢?”他低頭:“誠意不過就是你給我買一塊錢的冰棍兒我都會笑著接住,不過就是你請我吃一碗五塊錢的牛肉麵即使沒有味道我也會吃個精光;誠意不過就是在課堂上你突然對我笑了一下我也會開心好幾天,不過就是有人欺負你你衝我看一眼我也會把他打個半死。”他抿了抿嘴,“可是你什麽都沒有做。”南伊看著他的眼睛,心裏有股莫名的酸楚。“原本你做出誠意讓我原諒之後...南伊後背上的傷好的也快差不多了,隱約還是有點輕微的疼痛。她回到宿舍,崔尚看見她連忙把她拉到自己的身邊坐下,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怎麽樣南伊,還疼不疼啊?”

南伊搖了搖頭,拍了拍她的手,笑道:“好多了。”

門外傳來一聲嘶吼,伴著斷斷續續的哭聲一聲比一聲大,整個宿舍樓道的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南伊和崔尚走過去看了看,那個前幾天讓南伊扔易拉罐的女生蹲在地上,手裏的握著的手機被她摔出去十幾米遠。頭發淩亂地披在肩上,眼睛布滿血絲。她靠在牆壁上,拿起手裏的啤酒喝了幾口,眼淚滑過眼角。

她把頭埋在雙腿間,呢喃道:“男人都不是好東西。”

看著她落魄的樣子,南伊想到了顏一哲,記得自己每次難過的時候顏一哲都會在自己身邊安慰自己,他永遠都會在身邊陪著自己,寸步不離。

“不一定哦。”南伊蹲下身,笑著對她說,“世界上還是有好男人的。”

話音剛落,蹲在地上的人猛地抬頭瞪著她。

南伊抿嘴,眼珠子轉來轉去,有些不知所措。

崔尚見狀,趕緊把南伊拉起來,點了點頭不好意思地對蹲在地上的人揮了揮手,然後連拖帶拽地把南伊拉走。

崔尚一路把南伊拉到學校內的花園裏,看了看四周都沒人後,小聲地對南伊說:“你是笨蛋嗎?”

“怎麽了······”

“你要小心和她說話,最好還是不要說話。”崔尚無奈地瞪了眼南伊,“我真不知道該拿你怎麽辦了!”

南伊笑了笑:“沒事的,我會注意的。”

崔尚故意不理她。

南伊繞到她麵前:“我們下午逃課,翻牆出去玩。我剛回來,不想去上課。好不好?”

“你說什麽?那怎麽可以!”

“沒事,我們晚上就回來。”南伊再次懇求。

“嗯······”崔尚思考半天,“我們要去哪裏呢?”

南伊興奮地眨了眨眼:“酒吧。”

崔尚吃驚地望著她,兩隻圓溜溜的小眼睛不停睜大。她嘿嘿地笑了,用手指颳了刮南伊的鼻子,撇了撇嘴。南伊被她這一幕逗樂,伸出手使勁地揉了揉她柔軟的臉蛋。

站在酒吧大門前,南伊剛要踏進去崔尚一把拉住她:“真的可以進去······嗎?”

“沒事的,我們已經成年了。”她故意邪惡地衝崔尚勾起嘴角,“人活著,要有意思。”

南伊把崔尚推進酒吧,找了個沒人的地方坐下來,要了兩瓶酒後,南伊為自己和崔尚各自倒上後,端起酒杯大口大口痛快地飲起來。她擦了一把嘴邊上的酒水,呼了口氣打了個嗝:“爽!”她見崔尚一直看著她,笑了笑,“放心啦,我不是那種貪酒的人,喝酒是為了享受生活,哈,反正我是這麽認為的。”

崔尚忐忑地看了她一眼,捧起酒杯,小嘴抿了口,然後頓時吐出舌頭:“辣······辣······”

南伊見她滿臉通紅,大笑著,端起酒杯又飲了幾大口。

記得以前第一次喝酒的時候,那時候南伊剛上初中,有個女生過生日請了好多人,其中就有南伊。吃飯時有個女生上前遞給南伊一杯白酒,南伊以為那是水,便喝了一口。那個女生以為南伊會抱怨,沒想到南伊卻說了句好喝然後一下子喝光了。從那以後,南伊就愛上了酒。

正喝著,南伊就聽到一串銀鈴般的笑聲,她回頭,對視上劉曉璐的眼睛。

劉曉璐端著紅酒走到南伊身邊,她想到南伊最近和顏一哲走得很近,心情立刻不悅,她抬眼:“乖,以後不要跟顏一哲走得太近,我想我們也許會成為好朋友呢!”

南伊側過頭。

“我說話你沒聽見嗎!”劉曉璐見南伊不理會自己,頓時火冒三丈。

南伊盯著她:“劉曉璐,你嫉妒我。”

“什麽?”

“你嫉妒顏一哲離我太近,是不是?”

“南······”

“你喜歡他卻得不到,是不是?”

“南伊我警告你你給我閉嘴······”

“喜歡一個人卻得不到,你在難過,所以你在憤怒。”

“南伊你他媽閉嘴!”

劉曉璐揪著南伊的頭發一把把她拽起來,南伊頭皮一陣發麻,“嘶——”地叫了一聲,雙手不停地想要掰開劉曉璐的手。

劉曉璐鬆開手然後掐著南伊的臉:“南伊你皮又癢了是麽?”

南伊仰頭輕笑,趁劉曉璐沒在意快速地甩了她一耳光。

崔尚站在一旁急得哭了出來,掏出手機顫抖著撥通110。劉曉璐看見崔尚正在打著電話,衝上前從她手裏奪過手機狠狠砸在地上死死地瞪著她。崔尚站在原地抽泣著,抓著裙角不敢抬頭看她。

劉曉璐轉過身正要回給南伊一耳光,不料卻被身後的人穩穩地抓住手。劉曉璐回頭,猝不及防地被甩了一耳光,腦袋嗡嗡作響。

“活膩了敢動我們404的人,嗯?”那個女生扯住劉曉璐的胳膊,抬腿踹在她的肚子上,劉曉璐被身後的椅子絆倒,重重地坐在地上。那個女生跳過椅子,坐在劉曉璐的肚子上,伸手又甩了她幾耳光,然後趴在她身上,在她耳邊吐了口氣,“劉曉璐呢,好久不見。”

“是方曉誒!”崔尚激動的拽著南伊,“她竟然救了你!”

方曉?

南伊眯著眼借著燈光朝遠處的方向仔細看了看她,看清楚後才發覺原來那個女生就是讓自己扔易拉罐和中午打著電話哭泣的女生。南伊看著她們,看到方曉對劉曉璐露出仇恨的目光,想必她們之間一定有什麽過節。

劉曉璐被方曉按在地上動彈不得,她氣得顫抖尖叫。

方曉低頭,垂眸,勾起嘴角,透過薄衫一把攀上她柔軟的胸,狠狠地揉著:“再叫,再叫啊!信不信我現在立刻馬上就扒光你?”

劉曉璐一下子就閉上了嘴,臉色慘白,痛恨地瞪著她咬牙切齒一個字一個字地說道:“方曉,我會永遠記住你的!總有一天,我會殺了你!”

方曉笑著拍了拍她的臉,然後從她身上站起來,仰頭說道:“今天我看在南伊的份上放過你。”說完,她拉著南伊和崔尚走出酒吧。

出了酒吧,方曉打了個計程車,把南伊和崔尚推了上去,她敲了敲窗戶,對南伊說道:“做人要狠。”

南伊搖下窗戶,感激地說道:“謝謝你,方曉。”

方曉笑了笑,朝她擺了擺手,轉身走了。

計程車啟動,南伊搖上窗戶。轉過頭看見方曉背對著她行走街道上,看著她的身影越來越小,南伊有種莫名的傷感。或許像方曉這樣的人,應該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是值得她去留戀的吧。腿上,我剛吃完冰激淩還沒擦嘴那個拍照的人已經把我們定格了,當時,爸爸也笑得特高興。我傻乎乎地笑著,用手指著閃光燈。”說到這裏,她早已淚流滿麵,她扔掉傘,望著那張黑白照片,哽咽道,“媽。你知道我是怎麽活下來的嗎?都是因為你啊,都是因為你。因為······我害怕我死後你一個在這個冰冷的世界會孤單······所以,我才堅持著活下去。媽,這股力量好強大,一直支撐我到現在。但當我看到你滿身是血的時候,我竟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