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藤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麥藤小說 > 南伊的城 > 第二十二章雲裏霧裏真是猜不透

第二十二章雲裏霧裏真是猜不透

下她的鼻子。其實這樣的友誼就很好,不波動也不起伏,所能擁有的,隻有平淡。從小到大總是沒一個很好的朋友跟南伊玩耍,南伊變得越來越孤僻。不過現在有了崔尚,南伊也變得合群多了。看著她吃東西的樣子,嘴邊多了些殘渣,南伊伸出手指,抹掉它。“南伊你幹嘛啦······”崔尚捂住胖乎乎的臉蛋,害羞地笑著。“害羞什麽,朋友之間很正常。”好一會,南伊也忍不住笑了出來,“好了,我們走吧。”溫度越來越高,後背早已大汗淋淋...就這樣僵硬著身子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看著眼前擁抱著的兩個人,遲遲沒有鬆開。南伊把臉上的水擦幹,她看著顏一哲,逆光的方向看不清他的表情。

是笑嗎?還是厭煩?

南伊垂眸,笑了笑,轉身離開。

總在為自己尋找不同的理由,一錯再錯卻還是不願意相信。如果用語言表達出來,難免會殘忍的傷害到別人。最後兩敗俱傷,筋疲力盡。

其實就算保持著最初的模樣,也再不會得到想要的溫暖。

知足常樂,不過如此。

離開後沒多久,南伊發現自己迷路了。

周圍是鮮豔的野花和茂密的綠草,還有一排排高大魁梧的樹木。沒有可以行走的小道,也沒有人群說話的聲音。

南伊連忙拿出手機,開啟手機後才發現這裏竟然連一點訊號都沒有。眼看太陽就快要落山,南伊不得不趕快走出去。她一邊走,一邊用小石子在大樹上做記號。

天色漸暗,空氣中有了一絲涼意。晚風習習,一陣風吹過,樹葉被吹得沙沙作響,夾雜著鳥的叫聲。一個個帳篷都已經搭好,食物的香氣飄向遠處。

崔尚見南伊還沒回來,急得快要哭出來了。她含淚四處張望,這時她看見不遠處坐在帳篷裏正在吃著雞腿的紹森,她想到了什麽,一下子跑過去死死地盯著他,結結巴巴地問道:“你、你、你是不是南伊的、弟、弟弟?”

正在吃雞腿的紹森嚥下最後一口,挑眉:“弟······沒錯就是我,怎麽······”

“南伊不見了!南伊不見了!我找不見南伊了!”

月色柔美,星光燦爛。夜空掛滿了許多許多閃爍的小星星,這裏的視野很好,抬頭就能看見永無盡頭的漆黑的夜空。南伊每走一步,似乎隻能聽到自己的腳步聲和不知名的蟲叫聲。

南伊走得有些累,她堅持著往前走,相信再走一點,應該就能看見人群了吧。

“南——伊——”

“南——伊——你——在——哪——裏——”

紹森拿著手電筒走在前麵,崔尚害怕地跟在他身後。他們找了差不多二十分鍾,還是沒能找見南伊。紹森拿出手機,卻打不通南伊的手機,他氣得想跺腳。

又走了很久,南伊還是沒能走出去,她翻了個白眼,有些喪氣地撓了撓頭,看著前麵的兩條分岔路,不知該走哪一條。

“南伊?”

突然一聲低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南伊嚇了一跳,她回頭,在黑暗中借著路燈的燈光對視上了他的眼睛。

“南伊!南伊真的是你!你去哪兒了!大家都在找你啊!”顏一哲欣喜地走上前用力握住南伊的手,像是終於找到了自己丟失了好久的心愛的東西。

南伊看著他的眼神有些慌亂,她皺眉,冷漠地從他手裏抽回自己的手,然後看也不看他,決然地轉身走掉。

顏一哲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在黑暗中漸漸消失,他失神地站在原地,眼裏起了大霧。手心裏還殘留著她手指剛剛的餘溫,他的唇抿成一條直線。

如果就這樣走掉,你,會不會,追上來?

南伊抓著衣角,她以為他會追上來,她走的很慢,但卻始終沒能聽見他跟上來的腳步聲。終於南伊止住腳步,停留在原地。她難過地蹲下身,雙手緊緊環住自己的身子。

你為什麽不追上來呢?明明隻要你追上來我就會依然對你笑啊······

你明明很擔心的······

可你為什麽不追上來······

巨大的暗湧在身體裏遊走,逐漸收縮,像是被漁網囚住拉緊肌肉不能動彈,於是就勒出了紅色的條痕,有些甚至皮開肉綻露出鮮紅的血肉。

這些都不是故意的。

呐,給你顆糖應該就會好了吧。

就該被原諒嗎?

身體變得愈發寒冷,寒氣圍繞在身邊,就快要衝進身體達到頂端順利築巢。將你變得足夠漠然,讓你的心髒成為堅硬的石頭,這樣的話,就無堅不摧了。

聽見腳步聲了,聽見腳步聲了!

他跟來了嗎?跟來了嗎?

“南伊!”

不是他的聲音。不是。

紹森看見前麵蹲在地上的南伊,興奮地跑上前蹲在她麵前,他彎下腰:“南伊啊,有沒有事?”

“南伊,我們好不容易找見了你,你到底去哪兒了啊?”崔尚一張哭花了的臉呈現在眼前,她抹了一把眼淚,“南伊我還以為你出事了,嚇死我了······”

南伊抬頭,有些失望。

顏一哲你真的,連一絲絲希望都不給我嗎······

“南伊,你到底有沒有什麽事啊?怎麽這麽讓人不省心?!”紹森瞪了她一眼,“趕緊起來!”

南伊站起身,看著崔尚肉嘟嘟的臉蛋,忍不住掐了一把,笑著:“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我這不沒事麽?”

崔尚見南伊對她笑了,一把摟住她:“你真的嚇死人了······”

南伊拍了拍她的後背,輕聲安慰著。

如果,如果見了麵,就還是當做什麽都沒發生一樣。盡管真的很在意,卻又能怎樣呢。厲聲質問嗎,怎麽可能做到。所以,還是選擇沉默吧。

沉默和包容不一樣。

沉默是沉默自己,包容是包容對方。

到底還是,選擇沉默啊。怎麽都走不到你身邊,於是隻能站在很遠的地方,看著你。月光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河麵,一陣微風蕩漾著河水,水麵上閃閃爍爍的碎銀子在微微抖動。南伊蹲在河邊,把手伸進水裏,來回晃動。剛才說話是不是有點太過了?南伊有些自責。不知道什麽時候崔尚從遠處跑了過來,她拿著兩瓶飲料,坐在南伊身邊,遞給她:“南伊。”南伊接過飲料,擰開,喝了一口,蓋上瓶蓋:“崔尚。如果因為你的言語無意中傷害了一個人,你會怎麽認錯?”“以身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