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藤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麥藤小說 > 南伊的城 > 第二十三章隻不過日久生情罷了

第二十三章隻不過日久生情罷了

··”說到最後南伊的聲音越來越小。顏一哲心疼地看著她:“那也不可以不回去啊,一個女生不要老在外麵待著。”“那我有什麽辦法,我已經到這種地步隻能聽天由命大不了死了算。”南伊揉了揉眼睛,“我知道我爸和那個女人隻是可憐我,不然怎麽會讓一個前妻的苦命孩子住到他的新家?難道他自己不想過新的生活嗎?”聽到這裏顏一哲竟無言以對,作為一個旁觀者,隻能是默默地聽著。聽著她的悲傷,她的難過,她的苦楚。夜晚燈火通明,星...回到帳篷後,三個人坐在草地上,紹森開啟一瓶礦泉水,咕嚕咕嚕地喝起來,喉結隨著水流而上下滾動。他一想到自己找了南伊幾個小時,難免有些氣憤,手裏握著的礦泉水瓶發出難聽的哢哢聲。

崔尚遞給南伊一個雞腿:“你肯定餓壞了,再不吃就被你弟弟吃完了,諾!”

紹森差點被水嗆到,他擦了擦嘴角上的水,瞪了崔尚一眼:“說得我吃了好多一樣!”

“哇是雞腿呢,我待遇這麽好啊?”南伊接過雞腿,大大地咬了一口,津津有味地嚼著,外焦裏嫩,鬆軟可口。

崔尚拍了拍南伊,笑著說:“慢慢吃,我這裏還有好多呢!”她從背後拿出一大盒雞腿,呈現在南伊眼前。

“……我有的吃了!”南伊睜大眼睛,眼裏發著閃閃的亮光。

崔尚臉上掛著一副“必須都要幹掉”的樣子,她挺起胸,嚴肅地衝南伊點了點頭。

南伊看到不遠處有一團火光,她眯了眯眼睛,看見那裏有人在跳舞。她看向紹森,說:“紹森你們班好像在表演節目呢,你不過去看看嗎?”

紹森朝那個地方看了看,他轉過頭,挑了挑眉:“你很想讓我去嗎?”

“什麽?”南伊愣住,不解地看著他。

“我說……”

“南伊,那邊有同學在叫我,我先過去了,那個,那個雞腿記得留我點,我沒回來不許吃完啊!堅決不許啊!”崔尚一邊走一邊回頭,千叮嚀萬囑咐。

“好啦不會吃完的!”南伊開心地舉起自己咬過的雞腿。她吃完手裏的雞腿後,又從盒子裏拿出了一個,然後她轉過頭看向正在不停喝水的紹森,“呃……你剛剛想說什麽?”

被崔尚一打岔,紹森竟忘了自己剛剛想要說什麽,他氣得在心裏暗罵那個崔尚一定要再肥幾圈。他看著正吃著雞腿的南伊,一時真不知道該說什麽。

記得初次見到南伊的時候,對她總是有一種莫名的厭惡感,也許是突然闖進了自己的生活有些不適應。可後來相處久了,漸漸的發現自己原來並沒有那麽討厭她,反而更想靠近她,瞭解她。

紹森玩弄著喝完的礦泉水瓶,恍惚了一會,然後突然想到了什麽,問道:“上次你為什麽要護著顏一哲?”

南伊沒想到他會問這個問題,一時有些不知道怎麽回答。她嚥下最後一口雞肉,反問他:“你跟他什麽仇什麽怨?”

“是我先問的你!”紹森性子急,有些惱火。

南伊抿了抿唇,看著他的眼睛:“是因為當時有我在所以你才沒打成嗎?”

他愣住,被她一直盯著有些不自然,臉頰緋紅。

“如果我不在的話……”南伊冷眼望著他,眸子立刻暗下來,“他會被打死的。”

話音剛落,紹森微微抬了抬眼皮,他仰起頭,滿不在乎地勾起嘴角輕笑道:“死了就是死了。”

“可他是我的朋友。”

“但他是我的仇人。”

“你是一個不分理由就打人的人嗎?”

“你不需要知道。”

“那既然這樣,我們也是仇人。”

“我們之間沒有仇恨。”

沒有仇恨?

沒有仇恨的兩個人之間會因另一個人而產生仇恨嗎?

會嗎?

她皺眉:“我很討厭你。”

他聽後,頭漸漸低下來,眼神黯淡:“因為他嗎?”

“不,一直都是。”她說。

他啞著音:“為什麽?”

一個人會沒有理由的討厭一個人嗎?

不會。

她站起身,準備走。

他伸出手,拉住她:“為什麽?”

“因為你自私。”她漠視著他。

握著她手腕的手指突然就沒力了,他鬆開她,失神地笑了笑。他看著她奔跑的背影,那麽的急促,那麽的想要逃離自己。胸口像是被千萬噸石頭重重壓住,讓人措手不及,喘不過氣。

他從地上站起來,眼望著前方,眸子一閃而過的悲傷被他迅速掠過。他聽著自己歎息的聲音,難過中夾雜著無奈。

南伊,你知道日久生情嗎?

不管對人,或是對事物,日子久了,就會產生感情的。這種感情不會很枯燥,它會隨著時間的變化而加深,讓人無法抗拒。

那麽近的你伸手就可以觸碰,卻像是隔著很遙遠的距離,怎麽都走不到你身邊,於是隻能站在很遠的地方,看著你。

月光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河麵,一陣微風蕩漾著河水,水麵上閃閃爍爍的碎銀子在微微抖動。南伊蹲在河邊,把手伸進水裏,來回晃動。

剛才說話是不是有點太過了?

南伊有些自責。

不知道什麽時候崔尚從遠處跑了過來,她拿著兩瓶飲料,坐在南伊身邊,遞給她:“南伊。”

南伊接過飲料,擰開,喝了一口,蓋上瓶蓋:“崔尚。如果因為你的言語無意中傷害了一個人,你會怎麽認錯?”

“以身相許!”

“什麽?!”南伊瞪大眼睛。

“開玩笑,開玩笑。”崔尚咯咯地笑了幾聲,“言語傷害的傷害度是極高的,這時候就需要心平氣和的道歉,求得對方的原諒。”

南伊點了點頭。

“不過話說南伊,你用言語傷害了一個人嗎?”

南伊無所謂地擺了擺手:“也沒多大事,不算傷害。”

應該不算傷害吧,沒有用尖酸刻薄的言語應該就不算傷害吧。而且,也沒有看到他一副受傷的表情啊。

南伊拍了拍胸口,長舒了口氣,安慰著自己。

“對了南伊。”崔尚羞澀地低下頭,“我剛剛看到了顏一哲,我們······還對視來著······”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濃。

“嗯,這是好事啊。”南伊轉過頭,衝她笑著。

崔尚突然雙手合十,仰望著星空,閉上眼睛,甜甜地笑著:“老天爺,如果我能和顏一哲在一起的話,我會······把我所有的好吃的都給你!”

南伊看著她單純可愛的樣子,不禁有些羨慕,明媚的女孩,永遠笑逐顏開。像是夏日裏的向日葵,欣欣向榮,光明溫暖。

如果能像你一樣,多好。隻能聽到樹葉間沙沙的拍打的清脆聲和孩童們歡樂嬉戲的笑聲。可是眼睛卻一片黑暗,什麽都看不見。顏一哲放在腿上的手慢慢握成拳頭,他抿著唇,站起身。護士每天這個時候都會帶自己到花園走走,然後就會讓自己做一些眼睛部位的訓練,隻有這樣,做手術的成功率才會較大些。那麽走回去的這條路應該不會記錯。站起身,右轉,然後直走,前麵應該會有一個台階,上了台階後再左拐,然後直走……應該不會記錯。未知的恐懼莫名地向顏一哲襲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