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藤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麥藤小說 > 南伊的城 > 第二十六章你不可以就這樣離開

第二十六章你不可以就這樣離開

的東西。”他深邃淩厲的眼神清澈得沒有一絲雜質,他轉過頭看向她,鋒芒熾熱眼帶笑意,眸子裏含著溫柔的點點星光。南伊偏過頭,不再看他。“你拿著刀子準備做什麽?”校長問他。允浩垂眸:“不做什麽。”“不做什麽?!”校長頓時暴跳如雷,一掌拍在桌子上,怒斥他,“你知不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學校校規哪條規定學生可以隨身帶刀子?!你這叫肆意妄為心懷不軌!”校長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扶著額頭。允浩低著頭,看著桌子上放著...頭頂傳來清脆的聲音。

一雙紅色的鉚釘鞋出現在南伊眼底,南伊抬頭,對視上劉曉璐微眯的雙眼。她將一縷波浪卷捋在胸前,彎下腰,抬起南伊的下巴,仰視著她,似笑非笑:“害怕了嗎?”她豔紅的嘴唇慢慢貼近南伊的耳朵,“你求我,求我,我就放了你。”

南伊盯著她顴骨邊上未抹均勻的粉底,嗤笑道:“你今天是不是太著急出門了?”

劉曉璐見她盯著自己的臉有些異樣,她直起身,皺著眉抬手輕輕擦拭,卻想不到越擦越花。

察覺到南伊正嘲弄般地看著自己,劉曉璐好像知道了南伊的用意,她瞪著她,憤憤地說道:“南伊我告訴你,今天你算是落到我手裏了,在這麽偏僻的地方別指望誰能救得了你。但如果你跪在地上給我磕三個響頭,我還是可以考慮要不要放了你。”她很在意自己的形象,時不時用手捋順自己胸前的秀發。

南伊歪頭,一臉驚訝,不可思議地說道:“原來你還可以這麽善良呢,我都不知道。”

劉曉璐氣勢洶湧,甩手給了南伊一耳光,尖聲道:“死到臨頭了還嘴硬!真是不知好歹的賤人!嘴賤不說,還裝作楚楚可憐地樣子來勾引顏一哲!這麽大的人了真是不知廉恥!賤人!”

南伊躺在地上,紅腫的臉頰泛著火熱的疼痛,耳邊嗡嗡作響,嘴角隱隱掛著血絲。

再次抬頭,劉曉璐的身後不知從哪裏多出了三個身材魁梧滿麵油光的漢子,下巴上有著纏繞在一起的黑色的鬍子,還有那散發著滿嘴臭味的黃齒,簡直醜陋無比。他們扭動著肥碩的身軀一臉邪惡地向南伊走來,一邊走一邊伸出粗糙的黑手。

“等著,急什麽?”劉曉璐從三個男人的身後走上前,她雙手抱在胸前,勾起一抹笑,“南伊啊,我是可憐你,纔要救你的。好歹咱倆曾經也是相處過的,我是看在同學的情麵上,實在是,下不去手呢!不過你要是怕了,就求我,我還是會放了你的。人嘛,不能雞蛋碰石頭,總要服軟的!”

躺在地上的南伊一動不動,似乎已經沒了坐起來的力氣,她的臉頰貼在地麵上,沾染了肮髒的泥土。腦袋有些發疼,剛才的那一巴掌真是使出了劉曉璐全身的勁兒。

見南伊趴在地上對自己不理不睬,劉曉璐頓時火起,她哼了一聲:“看來你真是什麽都不怕呢!不給你點兒苦頭你是不肯低頭求饒了!”

她痛恨地瞪了她一眼,轉過頭對身後的三個男人使了個眼色。三個男人同時走上前,衝南伊不停地搓著手,露出邪惡的笑容。

南伊恐懼地望著他們,像隻毛毛蟲一樣不停地向後移動著,直到靠在山洞冰涼的石壁上。她通紅的眼眶裏浸滿了淚水,差點就要奪眶而出。下嘴唇因被牙齒太用力咬著而泛白,一不小心竟有鮮紅的血從那裏流出來。

三個男人邁著腳一步一步地靠近,醜惡的嘴臉讓南伊忍不住想要嘔吐。

“南伊!”山洞口一聲響亮的怒吼。

聽到熟悉的男聲,南伊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她激動地抬起沉重的頭,往洞口看去,眼淚也就不爭氣地在這個時候啪嗒啪嗒掉落了下來。洞口的逆光處看不清他的臉,隻能模糊地看見他修長的身影向著自己的方向直線奔跑。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你為什麽每次都可以及時的出現呢?

是不是又讓你擔心了呢?

對不起。

真的對不起。

謝謝你。

就在顏一哲快要跑到南伊身邊時,那三個男人不知從哪裏弄出了三個棍子,挺著啤酒肚大搖大擺地走到他麵前,擋住了他的路。

顏一哲停住腳步。皺眉。雙手握成了拳頭。

其中一個臉上有著恐怖的疤痕的男人瞪著眼珠子,撇嘴,對顏一哲罵道:“哼,壞了老子的好事兒老子跟你沒完!”

話音剛落,三個男人一同向顏一哲衝去,舞著棍子在空中搖晃發出嗚嗚的聲音。

顏一哲敏捷地躲過朝自己身上砸來的棍子,他抓住一個男人的手臂,用腳勾住他的小腿,然後迅速地不費吹灰之力將男人撂倒,不料男人的頭顱“砰”的一聲撞在了一塊大石頭上,頓時頭顱爆開,鮮血四處飛濺。隨即,另一個男人迎麵又向他的頭頂揮來一根棍子,顏一哲迅速地避開棍子,然後一拳打在他的胸口,躍起身猛地踢掉男人手裏的棍子。

可就在這時,防不勝防,後背被人重重地打了一棍子。顏一哲高大的身影立刻跪在了地上,他抿著唇,額頭上的青筋隱隱跳動。剛想要站起來,後背卻又是一棍子。一下一下,狠狠地落在他的肩膀、後背以及腿部。

終於,顏一哲倒在了地上,三個男人的棍子卻還在空中揮舞著。

“顏一哲!”南伊失聲尖叫。

落在身上的棍子越來越重,顏一望向南伊,胸腔越過喉嚨噴出一口鮮紅濃稠的血。他悶哼一聲,擦掉嘴上的鮮血。

劉曉璐見那三個男人沒有要停手的意思,有些擔心起來。她剛要說停止,卻見其中一個男人從腰間拔出一把匕首,從高處落下重力地插在顏一哲的後背上!

他的背上溢開了一大片紅色醒目的鮮血,源源不斷地流出來,浸透了衣服,觸目驚心。

“顏一哲!”南伊撕心肺裂帶有哭腔的聲音在山洞裏響起,“顏一哲——”

站在一旁的劉曉璐見情況不妙,顫顫巍巍地解開南伊的雙手和雙腳的膠帶,然後從山洞裏跑了出去。見劉曉璐跑了出去,兩個男人扶著那個受傷男人連滾帶爬地也跟著跑了出去。

南伊哭著跑到顏一哲身邊,她跪在地上,看從他背上的衣服裏麵不斷往外冒出的鮮血,淚如泉湧。她伸出瑟瑟發抖的手,想要幫他止住血。

“南伊······”顏一哲痛苦地趴在地上,他找到南伊的手,緊緊握住,他望著她,深邃的眼眸裏柔情似水,下一秒卻皺緊了眉,“你的嘴角······怎麽有血······”他緩緩抬手,想要為她擦幹淨,背上突然一陣顫栗。

“你不要動······顏一哲你不要動啊······你流了好多的血······好多的血啊······”南伊見他臉色慘白,額頭直冒冷汗,眼淚像壞掉的水龍頭一樣不停地流。

顏一哲握著她手的力道越來越小,漸漸讓南伊的手反捏住了他的手。

“南伊······”顏一哲吃力地望著她,嘴唇已沒有血色,他微微張開嘴,輕聲說道,“如果我死了······你······你會不會······想我······”

“你不會死的······你不會死的······你說過你不會離開我的······你說過要守護我一輩子的······顏一哲你說過的······”

“可是南伊······我好疼······我······對不起······我好像······要離開你了······”他說完,漸漸地閉上了眼睛。

“你不會離開我的······你不會離開我的······”南伊雙手握著他冰冷而沒有溫度的手,看著他麵如死灰,氣息奄奄,她心如刀絞,慌亂地想要推推他,卻始終無法伸出手,她隻能緊緊握住他的手,傷心地叫喊,“顏一哲······顏一哲你醒醒······你不要閉上眼睛······你快睜開眼睛啊······”

顏一哲沒有任何動靜。

這時紹森已經站到了洞口,他看見淚流成河的南伊趴在渾身是血的顏一哲的身上放聲痛哭著,心裏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滋味。

“南伊。”

南伊淚眼汪汪地抬起頭,看見紹森站在洞口,她直直地望著他,然後鬆開握著顏一哲的手,一步一步地爬到紹森的腳邊,她伸手抓住他的衣角,搖晃著,哀求著:“紹森······求求你救救他······求求你救救他······他快要死了······”

“放手。”冰冷的聲音在南伊頭上響起,像是冰窖裏散發出的寒氣。

抓著他衣角的手指瞬間僵硬住,南伊不敢相信地望著他。淚水又再次滑過臉上的淚痕,她哽咽地再次苦苦哀求道,“我求求你······救救他······救救他······”

她望著他,眼神空洞,已沒有一滴眼淚。他居高臨下地凝視著她,仍一動不動。

她哀求著,聲音越來越小。突然額頭一陣強烈的疼痛感,她暈倒在地。空。北鬥星安靜地掛在夜空的上方,閃爍著璀璨的光芒。“顏一哲,等你眼睛好了以後,我們就一起回中國,你說好不好?”紀妍妍坐在顏一哲的旁邊,笑著說道。“一起?”顏一哲轉過頭看向她。紀妍妍點了點頭:“嗯,一起啊!”“為什麽是一起呢?”顏一哲問道。紀妍妍笑了笑:“其實……”她故意頓了頓,然後眨了眨眼睛,“我和你是一個學校的呢!”顏一哲驚訝地說道:“是嗎?以前沒有聽你說過。”“所以這就叫驚喜嘛。你不覺得……很...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