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藤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麥藤小說 > 南伊的城 > 第三十一章你是否與死亡接近過

第三十一章你是否與死亡接近過

克力還給顏一哲:“以後你不用再把收到的零食給我了,讓別人看見會很尷尬的。你現在就去追那個女生,跟她說對不起。”顏一哲翻了個白眼,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南伊推了推他:”去追啊!“找到那個女生後,看見她蹲在操場欄杆的夾角那裏抱著手臂默默地哭泣著。南伊給衝顏一哲使了個眼色,他二話沒說上去一把拉起那個女生。那個女生見到他是又高興又害怕,臉上的頭發和鼻涕纏到一起,一副狼狽的樣子望著他。顏一哲似乎是被她的模樣嚇...美國賓夕法尼亞費城衛爾斯眼科醫院。

清晨的醫院格外靜謐,晨光穿透薄霧照在是水平如鏡的湖麵上,微風輕撫,激起了陣陣鱗波。花園裏叢叢簇簇的鮮花競相開放,散發出陣陣沁人心脾的淡花香,含苞欲放的蓓蕾上掛著晶瑩明亮的露珠,顯得生機勃勃,不僅讓人心曠神怡。

顏一哲穿著病服安靜地坐在花園裏的長椅上,他戴著一頂帽子,黑色柔軟的劉海遮住他的眼睛,眉宇間透露著一絲憂鬱。他的雙手自然地放在腿上,移動過來的光線直直地照在他白皙修長的手指上。他垂著頭。

“Whatdoyouwant”一個金發護士站在顏一哲的身邊。

“No,thankyou.”

耳邊很安靜,沒有任何混亂的雜音,隻能聽到樹葉間沙沙的拍打的清脆聲和孩童們歡樂嬉戲的笑聲。

可是眼睛卻一片黑暗,什麽都看不見。

顏一哲放在腿上的手慢慢握成拳頭,他抿著唇,站起身。

護士每天這個時候都會帶自己到花園走走,然後就會讓自己做一些眼睛部位的訓練,隻有這樣,做手術的成功率才會較大些。

那麽走回去的這條路應該不會記錯。

站起身,右轉,然後直走,前麵應該會有一個台階,上了台階後再左拐,然後直走……應該不會記錯。

未知的恐懼莫名地向顏一哲襲來,他隻好鼓足勇氣前行,他伸出雙手在空氣中搖晃,想要知道前方是否有障礙。他一步一步緩慢且小心地邁著腳步,額頭上的冷汗順著臉龐滑落。

南伊,你看,我會自己走。

南伊,我要麵臨巨大的困難後纔可以麵對你。

南伊,如果我真的再也看不見了,我不想做一個廢人。

南伊……

顏一哲邁著腳步,往前走著。當他邁出右腳的時候,他突然慌亂起來想要後退,可還是晚了一步。

前麵的路怎麽會是空心的,明明不是鋪著鵝卵石的小路嗎……

“撲通——”

波光粼粼的湖麵上濺起一片漣漪。

他在水中掙紮著,不停地用雙臂拍打著身邊的水,可身體卻不斷地緩緩下沉,死亡離他越來越近,越來越近。他絕望地合上眼睛,眼角的淚滴隨著他下沉的身體而上升。意識瞬間被洶湧而來的水淹沒,腦中隻剩下一片空白。

南伊……對不起……

學校內。

崔尚因今天生病沒來學校,中午南伊隻好一個人去食堂打飯。不料正在去食堂的路上碰見了班主任,班主任讓她幫個忙,即使心裏有一萬個不願意,南伊也隻能跟在班主任的屁股後麵。

到食堂的時候飯菜已經沒剩多少了,南伊跑到視窗前,看見幾個大盆子裏的菜還剩下了一點湯湯水水,南伊撇了撇嘴,頓時沒了胃口。

南伊準備回教室,卻看見允浩笑著朝自己走來,他溫柔地拉過她手腕,對她說道:“來。”

南伊有些莫名其妙,她任由他拉著自己,走到一張餐桌前,兩個人坐了下來。

桌子上放著兩個盛滿飯菜的餐盤。

這時候允浩已經吃上了,他看了一眼坐在對麵的南伊,說道:“吃啊。”

“你究竟想要幹什麽?”南伊質問他。

“我讓你吃飯還不行嗎?”允浩不再看她,埋頭吃著。

南伊奇怪地瞟了他一眼,還是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他吃飯的樣子,像個鬆鼠一樣。

碗裏突然多出一塊肉,南伊警惕性地抬頭,見允浩正從他的盤子裏夾著肉,然後全部都放到南伊的盤子裏。

“允浩你到底想要幹什麽?”南伊提高嗓音,不解地看著他。

“你要吃飽纔有力氣等待顏一哲回來。”允浩夾完自己盤子裏的肉塊後,他低頭大口大口吃著菜,“如果你嫌棄我筷子上的口水的話,我不介意你倒掉它。”

聽到顏一哲的名字,南伊的眼眶有些泛紅:“你這算什麽?履行名義上的男朋友的責任?”

“嗯。”

“虛情假意。”

“那你要我怎樣?假戲真做?”

“你做給誰看?”

正在吃飯的允浩被她的話一下子噎住,差一點就要露餡。他抬頭望著她,笑了笑,眼睛彎成一個月牙弧度,他說:“我不做給誰看,我隻想讓你好過點。”

南伊愣住,心裏突然升起一股暖意。

其實如果允浩要和南伊做朋友的話,南伊會很高興的。所有的仇恨所有的不甘都會過去的,時間是會淡化一切的。

人性本不壞。

黑暗。黑暗。無盡的黑暗。

胸口被人用力擠壓,像是死亡的雙手在不停地拉扯著自己的心髒,一下又一下。無數的黑影在眼前一閃而過,白色的光點漸漸變大,形成一片蒼白的海域,巨浪在海麵上翻滾,不斷地向自己的眼睛靠近。

濃白色的迷霧圍繞著自己,身體飄浮在空中,緩緩上升。

是,天堂嗎?

“ThankGod,hewokeup!”

“Youngman,areyouokay”

耳邊是許多人說話的聲音,顏一哲睜開眼睛想要看看,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他自嘲地笑了笑。

看不見的,睜開眼睛有什麽用?

顏一哲坐起身,眼底閃過一抹落寞的神情,他掛著淺淺的笑意:“I’mfine.”

“嗯?是叫顏一哲嗎?你確定你現在真的很好嗎?”

耳邊傳來銀鈴般清脆甜美的聲音。然後笑了笑,“畢竟我是第一次這麽喜歡一個人呢。”好,等你不喜歡他了我就想辦法讓你喜歡我。顏一哲饒有興趣地盯著正在喝奶茶的南伊,咂了咂嘴,玩弄著手裏的吸管。一天中午,南伊來到鄭秋菊的門前,敲了敲門:“中午了,你想吃什麽,我去做。”裏麵是幾聲咳嗽:“我不想吃。”“不吃東西怎麽行?”“不吃!”“我在好好跟你說話。”門瞬間被拉開,鄭秋菊一臉的不耐煩:“我不吃你還想把我罵一頓嗎!什麽叫你在跟我好好說話?我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