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藤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麥藤小說 > 南伊的城 > 第三十六章她卻偏偏比誰都固執

第三十六章她卻偏偏比誰都固執

地轉過身想要去罵他,卻不料把茶幾上的一杯滾燙的開水碰灑在地。開水順著小腿一直往下流,火辣辣地疼痛感瞬間麻痹大半截的腿。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客廳裏,南伊無助地坐在冰涼的地板上。紹森聽見動靜,立刻從沙發上坐起來跑去開燈,下一秒就看見了坐在地板上的南伊,還有一地的玻璃碎片。他連忙跑了過去一把將南伊橫抱起來往廁所走去:“不知道被燙了之後要用涼水衝麽!”“我都走不了路了你讓我爬著過去啊!”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南伊發...顏一哲的臉瞬間色變成青白,漸漸地漲起了一層微紅。他濃密的睫毛微微顫動,在眼皮底投下兩道扇形的陰影,輕如羽毛。

他抬頭,剛想說什麽,卻聽見她倉促離開的腳步聲。

他皺眉,搭在膝蓋上的手指緊捏著薄薄的病服褲子。

紀妍妍回到自己的病房後,抱著枕頭平躺在床上,她望著天花板,嘴角隱隱流露出笑意。

她突然想到了什麽,坐起身,拿起桌子上的一張病曆單,然後將它撕碎,揉成團拋進對麵牆角的垃圾桶。

健康的人,永遠沒有病呢。

她又再次躺在床上,將枕頭往高處扔,頭頂的燈光忽閃,枕頭落了下來,砸在她白淨的臉上,她抓著枕頭,裂開了嘴。

南大誌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抽著煙,垂著頭,梳理著紛亂的思緒。鄭燕華坐在他旁邊,端著一部手機,食指在螢幕麵上點個不停。

關著的黑屏液晶電視機反映出鄭燕華隨意的姿態,這讓正在抽煙的南大誌很是惱火。

“你每次能不能認真地聽我說話?”

鄭燕華看著手機螢幕,撇了撇嘴:“聽著呢,你說唄。”

南大誌掐滅了指尖上的煙,扶著額頭:“紹森和南伊這兩個孩子關係好像不怎麽好,我怕萬一他們因某些事會爭得頭破血流,咱們應該想想什麽辦法,讓這兩個孩子的關係緩和緩和。”

鄭燕華聽了他的話,瞪了他一眼:“你怎麽總喜歡摻乎兩個孩子之間?你以前可不是這樣的,這幾天怎麽了這是,真搞不懂你哦。”

“那兩個孩子的關係不好,咱們作為家長的不應該管一管嗎?”

“你煩不煩啊,紹森都這麽大了肯定不會和南伊爭來爭去的,你少操點心吧!”

“什麽叫我少操點心?我關心孩子們也叫操心嗎?!我發現你這人說話真的是越來越離譜了!簡直不可理喻!”

“行了南大誌!”鄭燕華突然將手機重重地扔向沙發,“你不就是心疼你的骨肉嘛!你怕你的骨肉在這個家裏會受委屈,你想關心她,嗬護她的成長。可是你知不知道,我也是嫁過來的!我們家紹森也是你的兒子!”

“我怎麽沒疼愛紹森……”

“你天天嘴裏一口一個南伊,一口一個南伊,聽得我耳朵都起繭了!以前南伊不在的時候,也沒聽見你把我兒子的名字掛在嘴邊的!”鄭燕華掄起茶幾上的杯子摔在地上,“你是想讓我和紹森也搬出去嗎?!”

南大誌頓時火冒三丈,他一下站了起來,吼道:“那你們就搬出去好了!”

鄭燕華愣在原地,她悲傷地望著南大誌。

南大誌感覺到自己說的話有些過分,他來不及合上嘴,氣得下巴一顫一顫的。

他們互相看著對方,誰都不說話。

紹森這時候從樓上下來,他站在不遠處看到地上的玻璃碴子,皺眉,問道:“怎麽回事,在樓上就聽到你們吵架的聲音。”

“兒子啊,你爸不要我們了。”鄭燕華跑到紹森身邊,拉著他的手腕,將臉貼在他的胳膊上,“你爸要趕我們走了,讓我們也像南伊一樣搬出去。”

紹森看了她一眼,轉過頭看向南大誌。

“你別當著紹森麵胡說啊!是你自己說要搬出去的!”南大誌坐在沙發上,無奈道。

三個人僵持著,誰都不說話。

終於紹森忍不住,他推開鄭燕華,走到南大誌麵前,眼神堅定地看著他:“你不用擔心,我會盡量說服南伊,讓她回來住,讓她回到你的身邊。”說完,他轉身上了樓。

本不想讓南伊回來住的鄭燕華突然沒了底氣,她望著已經上了樓的紹森,嘴裏硬是說不出話來。

按下開關,天花板上吊燈柔和的光線使整個房間都變得明亮起來。

紹森走進南伊的房間,關上門。

他枕著手臂趴在南伊的書桌前,望著她的床頭掛著的一張全家福的照片。

這張照片是南伊剛來到這個家裏的時候照的,那時候紹森還很討厭她,非要和她隔著兩拳的距離才肯和她照相。攝影師隻好聽取他的話,定格下了他一副皺著眉頭繃著臉的樣子,很是難看。

南伊則是抿著嘴,一張倔強的小臉對著鏡頭。

明明難過的是自己,卻偏偏比誰都固執。

看著那張照片,紹森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趴在了南伊的床上,他將臉蛋貼在枕頭上,眼眶有些濕潤。

他睡著了。

然後醒了。

在五光十色的燈光下,噪亂的人群裏每個人都瘋狂地扭動著自己的腰肢和臀部,盡情的讓內心的渴望得以解放。混雜的空氣中彌漫著煙酒的味道,讓人忍不住想要迷戀。震耳欲聾的音樂激起人們強烈的念想,像是要釋放更多的熱情。

沉淪墮落。

劉曉璐坐在幽暗的角落裏默默地玩弄著手中的酒杯,晶瑩的液體裏似有著點點的微光。

“美女,一個人?”一個長相猥瑣的大叔湊了過來,想要與她搭話。

“滾。”劉曉璐瞥了一眼,厭惡地轉過頭。

“美女別這麽冷漠嘛,哥哥我好好陪你。”猥瑣大叔露出邪惡的笑容,黃齒裏噴出濃重的臭味。

他慢慢地從褲兜裏伸出粗糙的大手往劉曉璐的肩膀上摸去,卻反被一個人狠狠抓住了手腕。

猥瑣大叔疼得連連哀求。

允浩黑眸微眯,加大了力道,將猥瑣大叔的手腕狠狠一掰。猥瑣大叔慘叫一聲,連滾帶爬地滾出了他的視線。

允浩踢開椅子,坐在劉曉璐的旁邊,端起她的酒杯,一口悶了下去。

劉曉璐盯著他的眉眼,似笑非笑,烈焰紅唇微微張開:“你今天怎麽有興趣過來了?”

允浩用食指擦了擦嘴角,支撐著下巴,望著她笑道:“來看看你啊,不然我過來做什麽?玩嗎?我可沒興趣呢。”

“南伊怎麽樣了?一定被罰的很慘。哼,上次真是便宜了她。”劉曉璐咬了咬牙,手隨著情緒的起伏逐漸握成了拳頭。

允浩聽她提起了南伊,立刻垂下眼眸,一臉不耐煩的樣子說道:“你跟她究竟多大的仇?我來找你不是有閑心聽你跟她的那點破事。”

劉曉璐扯了扯嘴角:“我跟她的仇是一輩子也算不清的,我劉曉璐多活一天她就少活一天,我與她南伊勢不兩立!”

她握著拳頭,眼睛裏燃起熊熊烈火,將指甲掐進手心。

允浩實在搞不懂兩個女人之間的事情,他靠在椅背上,閉上眼,唇角微微勾起一個優美的弧度,緩慢地吐出磁性的嗓音:“我會幫你。”然後他睜開眼睛,看到劉曉璐正對著自己神秘地笑。遠沒有病呢。她又再次躺在床上,將枕頭往高處扔,頭頂的燈光忽閃,枕頭落了下來,砸在她白淨的臉上,她抓著枕頭,裂開了嘴。南大誌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抽著煙,垂著頭,梳理著紛亂的思緒。鄭燕華坐在他旁邊,端著一部手機,食指在螢幕麵上點個不停。關著的黑屏液晶電視機反映出鄭燕華隨意的姿態,這讓正在抽煙的南大誌很是惱火。“你每次能不能認真地聽我說話?”鄭燕華看著手機螢幕,撇了撇嘴:“聽著呢,你說唄。”南大誌掐滅了指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