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藤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麥藤小說 > 南伊的城 > 第三十七章一定會回到你身邊的

第三十七章一定會回到你身邊的

背對著他,揉了揉眼角,下樓了。也不知道是誰到底有意思沒意思,南伊又沒惹他,他至於跟自己過不去麽。想冷淡誰就冷淡誰,這是南伊自己的選擇,難不成還要行禮麽?想吃什麽就吃什麽,既然來到這裏難道還要讓自己天天吃不飽麽?這家夥到底把自己想成了什麽垃圾形象?看見他都讓人眼煩。溫暖的陽光灑在綠油油的草地上,顏一哲站在那裏,層層疊疊的樹葉被陽光過濾著,漏到他身上變成了柔柔的光暈。他還是穿著那件白襯衫,臉上掛著如太...他與她相互對視著。

他望著她濃妝豔抹的鵝蛋臉,想起了與她初識的場景。

那是一個烈日炎炎的夏天,他坐上去往安城的火車,準備去末庭湖看一看。他坐在靠窗戶的位置,戴著白色線的耳機,閉上眼安靜地聽著列表裏的歌曲。

他突然覺得肩膀猛地一疼,那種被冰涼的金屬物狠狠砸中的感覺。他睜開眼睛,摘掉耳機,惱火地看著麵前的人。

那時候的她還是一副清純的模樣,她紮著長長的馬尾辮,透過額前的劉海隱隱可以看到額頭上的幾粒粉刺。水靈靈的大眼睛無辜地望著他,櫻桃紅潤的小嘴輕輕抿著。

她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找不容易找見了自己的座位,於是她一一將行李舉過頭頂,想要放置在上麵的物品欄中。她個子不高,費了好大的力氣卻還是沒能放好,她急得眼淚都快要流了出來。不巧就在這時候手中提著的水瓶不知什麽時候從手中脫落,砸在一個人的肩膀上後就滾在了地上。

他不悅地看著她,揉著自己的肩膀。

她撿起水瓶後,低下頭連忙道歉。

她再次將行李舉過頭頂,卻不料被砸中了背部,她疼得彎下腰,淚眼汪汪。

他看到她很是痛苦的樣子,於是站起來幫她把行李全部都放了上去。

她感激地謝著他。

他點了點頭,衝她笑著。

那是他們第一次遇見對方,第一次說話,第一次接觸。

跟她聊了天,他的心情莫名激動。

他向她要了聯係方式。

他對她一見鍾情。

紹森從水房出來,看見南伊正在上樓,他想到了什麽,一把將南伊拉到牆角,他看著她的眼睛,緩了緩語氣,柔聲說道:“南伊啊,你回家住吧,他們都很想你。”

南伊抱著書本奇怪地盯著他:“你怎麽突然問起這個來了?”

“這不是突然不突然的問題。”他努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大家都很想讓你回來,可你卻偏偏要跑到外麵住。家裏不愁吃穿不愁喝,難道這對你來說不好嗎?你到底怎麽想的?”

“我週一到週五住在學校,週六日可以住進我租的房子裏。雖然爸常常往我卡裏打錢,但是我也有憑自己雙手掙來的錢啊!這些都怎麽了?有什麽不合理嗎?”

“我不是說不合理,我的意思是讓你多顧及家人的感受,這個世界上並不是說你想怎麽樣就怎麽樣的,你想什麽就是什麽的。”紹森激動地按住她的肩膀。

她皺眉,感受著肩膀上沉重的痠痛感,她抬頭直視著他通紅的雙眼,苦澀地笑了笑:“紹森你現在是在跟我談人生嗎?”

話音剛落,紹森愣住,握著她肩膀的手指關節有些僵硬,無法挪動。

她微微低下頭,輕笑:“紹森,我記得我跟你說過‘寄人籬下’的意思吧。”她哽咽道,“寄人籬下的意思就是自己不能自立,要依附別人的生活才能活下去,而且還要受人支配,忍受著不斷向我投來的謾罵和嘲諷。我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生活,所以我要堅強起來,我一直都在努力著,我以為我會快樂……可是……紹森你知道嗎,我一直活在黑暗裏。你能不能……不要在我靠近一絲光亮的時候……隨意地……批判我……”她含著快要溢位來的眼淚,抬起頭。

他的心髒泛過一陣陣疼痛,他不知所措地看著她。

她深吸一口氣,將眼淚全部咽回肚子裏,推開了他握著自己肩膀上的雙手,離開了他的視線。

不要想這樣的結果的……

不想要的……

他原以為他可以說服她,可以讓她開開心心回家的。

可為什麽事情會變成現在這樣……

她以為她是什麽,她以為隻要憑著毅力就可以換來一切嗎?

永遠聽不進任何人的話,永遠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該怎麽辦呢……

……

醫院裏的氣息讓顏一哲實在受不了,他要出去透透空氣,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遲早會憋屈死的。

護士扶著他坐到花園的長椅上,叮囑了幾句後便走了。

顏一哲從兜裏掏出隨身帶著的收音機,按下按鈕,扭轉著每一個不同的聲音。

他靠在長椅上,準備要小睡一會。

“顏一哲!”紀妍妍的甜膩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顏一哲此時已經變得非常無奈,他坐直了身,很快的紀妍妍就在他身邊坐了下來。

“給你吃哦,我做的!”紀妍妍從袋子裏拿出一個粉色的盒子,盒子裏麵裝滿了許多的甜甜圈。

顏一哲側了側頭,問道:“是什麽?”

紀妍妍揚起嘴角:“你吃吃看嘛,吃吃看就知道了啊!”說著,她從盒子裏拿出一個灑滿了奶油的甜甜圈,遞到他的嘴邊。

“謝謝,我自己來。”顏一哲接過甜甜圈,抿了抿嘴,咬了一小口。

“好不好吃好不好吃?”紀妍妍緊張地看著他。

軟軟的麵包入口即化,香甜的奶油滑過味蕾。

顏一哲笑了笑:“嗯,很好吃。”

聽到他這麽一說,紀妍妍高興的不得了,她從懷中的盒子也拿出一個甜甜圈,大大地咬了一口,看著顏一哲邊嚼邊說道:“我告訴你兩個好訊息,你要先聽哪個呢?”

顏一哲哭笑不得,笑著說:“都是好訊息,不分前後的,你說哪一個都行。”

紀妍妍嘟起嘴:“不嘛,你就選一個!”

“呃……那就第一個吧……”

紀妍妍嚥下嘴裏的甜甜圈,拍了拍胸口,擺出一副正經的麵容,嚴肅地說道:“咳咳,關於顏一哲的第一件好事情呢,就是再過三個星期,你就可以做手術了。那……第二個好事情是什麽呢……”紀妍妍捂著嘴偷笑。

“是什麽?”顏一哲也變得有些激動,他轉過身,眼眸裏閃爍著點點流光。

紀妍妍笑著,將溫熱的唇貼近他的耳邊,一個字一個字地說道:“醫、生、說、你、的、成、功、率、高、達、百、分、之、八、十。”

顏一哲聽到她的話,內心突然洶湧地翻騰起來,像是海上的航船在經曆暴風雪後終於晴天在一瞬間到來。

他的笑容越來越濃。

南伊,你聽到了嗎?

我終於可以回到你身邊了。浩淡笑道,“你是個喪心病狂心理扭曲的瘋子。”南伊有些難過,她沒想到允浩竟然這麽看不起自己,連自己也不放過。顏一哲見南伊的神情有些落寞,心裏泛起一陣疼痛。紹森紹森無奈地瞪著南伊,麵有慍色。南伊被他嚇了一跳,還是站在原地不動。南伊低著頭,不敢直視他的眼睛。紹森見南伊沒動,趁顏一哲沒注意狠狠地踹了他一腳,顏一哲踉蹌著差點摔倒。反應過來後和紹森廝打起來,兩頭野獸一個也不放過。允浩見他們打起來,一聲口令領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