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藤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麥藤小說 > 南伊的城 > 第三十八章真不想和她扯上關係

第三十八章真不想和她扯上關係

南伊身邊坐了下來,一臉痛苦的表情。“胃痛啊?”南伊問道。他搖了搖頭:“怎麽會,我剛才隻是吃太多了。你想想,我吃了兩頓飯又吃了三根冰棍兒,能不去趟廁所嗎?”南伊看了看四周,突然想到了什麽,說道:“我記得今天有一家化妝店開業,而且讓免費玩一天,我們去看看吧?”“什麽!化妝店?!”顏一哲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嗯,好多人去呢!”“去那裏做什麽?”南伊撇了撇嘴:“那算了。”見南伊有些失落,顏一哲立刻緩了緩神...晚自習結束,南伊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宿舍,她坐在床上,眼神空洞地望著正塗抹著黑色指甲油的方曉。

南伊倒在被子上,望著貼在上鋪床底下的一張柯南的海報,自言自語道:“從未嚐試過的事情算不算不遺憾,從未說出口的話語算不算懦弱……”

塗著指甲油的方曉抬頭瞟了她一眼,然後低頭又繼續塗著最後一根小腳趾頭:“說啥呢你……”

“你今天又逃課了?”南伊問道。

方曉塗完最後一根腳趾,擰上蓋子,舒了口氣:“沒錯,家常便飯而已。”

南伊突然坐起身,看著她:“你有想過以後嗎?”

“以後?”方曉開啟兩罐可樂,遞給南伊一罐,“以後的事情永遠是未知和迷茫的,不用去刻意理解或是思考,沒有必要的。”

“沒有必要的?為什麽?”南伊仰起頭,一口氣喝下半罐可樂。

方曉點燃一根煙,意味深長地看著她,說道:“以後的事情誰都說不準,該發生的還是要發生的,如果你總是不停地猜測或是苦惱的話,不僅心理壓力大而且還很浪費時間。隨意活著其實挺好,地球還是轉的,日子就得過著。”

“我們都是淡泊的人。對嗎?”南伊笑著。

“你今天……”方曉掐滅了煙頭,“南伊你今天是不是受了什麽刺激?還是哪個混蛋刺激你了?你告訴我,我讓他明天下不了床。”

南伊笑著搖搖頭:“沒有,就是想跟你聊聊天而已。”

方曉撇了撇嘴,將手裏的可樂喝完,鑽進了被窩。

南伊坐在床上看著矇住被子的方曉,她漆黑的長發披在床頭,月光透過窗戶照了進來灑在她的頭發上,發梢的邊緣泛起一圈銀色的弧度。

很快她睡著了,沉悶的呼嚕聲從被子裏麵傳來,帶著輕微的磨牙聲。

南伊愣住,然後抿唇偷笑。

都是性子淡泊的人嗎?

雖然性子比較淡泊,但卻其實比誰都更渴望生活呢。

南伊覺得有些心疼方曉,不管哪方麵,都覺得兩個人極為相像。

記得剛認識方曉的時候,她總是擺出一副漠不關心的態度來麵對事物,等到日子長久後,才發現原來方曉並不是南伊想象中的那麽冷漠。

兩個人相處久了,難免會產生意外的友情。

學校後麵的屋子裏有幾塊很大很髒的玻璃,允浩提著水桶走在前麵,南伊拿著抹布跟在他的身後。

他們來到一間廢棄的屋子裏麵,那裏灰塵漫天,總有一股燻人的死老鼠的味道。

允浩放下水桶,從南伊手裏拿過抹布,放進水裏浸濕後,擰幹,然後費力地拿起桌子上的一塊很大的玻璃放在地上,蹲下身子認真地擦了起來。

南伊也學著他的過程認真地擦了起來。

擦了很久,隻見玻璃上凝固的髒東西仍未擦掉,南伊的手腕有些痠疼,她揉了揉手腕繼續擦著,使出了吃奶的力氣還是沒能擦幹淨。

允浩看了她一眼,從她的手裏拿過已經擦得麵目全非的抹布,說道:“給我。”然後他來到她的身旁,蹲下身,抬起手,“擦這種玻璃是要有技巧的,沒有技巧的人是永遠都擦不幹淨的。”他將長方形的抹布攤平,然後覆蓋在手指上,將手指隔著抹布貼在玻璃的那塊髒東西上,用力地摳著。

“你的意思是說我很笨嗎?”南伊皺眉。

“不是。”

“那是什麽意思?”

“你很沒有技巧的意思。”

“那不就是很笨的意思嗎?”

“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你到底是什麽意思?”

“你不會擦玻璃,我來幫你擦玻璃的意思。”

“所以你就是想趁著擦玻璃來告訴我我很笨?”

允浩被她噎住,說不出話,隻能無奈地擦著玻璃。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預設了。”南伊盯著他。

允浩扯了扯嘴角:“也許……就是那個意思吧。”

話音剛落,南伊瞬間站了起來,想要揮出手給他一拳。

允浩迅速地躲了過去,他皺眉:“喂,你這人怎麽這樣,我好心幫你,你還要打我?!”

“你不懷好意想要趁機羞辱我,我纔不會上你的當吃你的虧!”南伊從水桶裏撿起滴著水的幹淨的抹布,朝他的臉上揮去。

冰涼的水滴落在允浩的臉上,允浩驚得趕緊用手擦了擦臉上的水,怒道:“你夠了南伊!”

“不夠,當然不夠,教訓你這種人當然不夠了!”南伊又再次將抹布朝他的臉上揮去,不料卻被抓住了手腕。

“別鬧了!”允浩壓著嗓音,眼眸裏燃起一團熊火。

他握著她手腕的力道很大,她使不出一丁點反抗他的力氣。

“放手!”南伊瞪著他,咬牙切齒地說道。

允浩眉宇緊鎖,開口道:“你不鬧了,我就放手。”

南伊想了想,點點頭:“好。”

允浩聽後,鬆了口氣,鬆開了她。

可就在一下秒,南伊舞著抹布,麵目猙獰地向他撲去。允浩嚇得連連後退,正踉蹌著腳下突然不知道被什麽東西絆倒,不歪不斜地摔在水泥地上,疼得他咬緊牙關隻想流淚。他眼看著南伊就要撲了過來,頓時他側過身伸出手使勁地地推了她一把。

南伊驚叫,將手中的抹布拋在空中,重重地摔在地上。

她想要爬起來,突然腦袋卻猛地一疼,她“嘶——”了一聲,倒在地上。

允浩慢慢地從地上站起來,一邊拍身上的灰塵一邊憤怒地吼道:“南伊你看你幹的好事!”幾秒後,允浩見南伊不說話,他又再次提高聲音,“你看你幹的好事!我這樣還怎麽見人?!”

寂靜的屋子裏沒有人回答他,他又生氣又奇怪,轉過身看了一眼,見南伊正躺在地上背對著他。

他抿著唇大步走上前,站在她身邊:“你幹什麽呢?你快起來,你看看我的衣服都被你弄髒了!”

他原本想假裝對南伊好點,讓南伊能輕鬆地落入他設計的圈套之中,可沒想到南伊竟然越來越過分,反而蹬鼻子上臉。

他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看著地上一動不動地人,心裏莫名慌得厲害。

他蹲下身扳過她的臉,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緊皺眉頭蒼白的麵孔。

他嚇了一大跳,心髒砰砰跳個不停。

“南伊!南伊!南伊你怎麽了?!”他叫喊著她的名字,她卻沒有任何的反應。

他將她橫抱起來,走出屋子。

如果不是為了報複顏一哲,他可不願意與她扯上任何關係。

懷裏的人睜開眼,看到允浩後,嘴角微微向上勾起,隨後又合上了眼。

他原來……還是很在意自己呢!

真好。搖頭上樓了。電視機的聲音被鄭燕華調大,她換了個台,裏麵正演著趙本山的小品,她抓了一把起茶幾上的瓜子,邊看電視邊嗑著。紹森看著手機螢幕,拇指滑動著聯係人列表,停到南伊的名字上。他按下她的名字,手指在資訊那一欄飛快地打了四個字,猶豫了一會,然後發了出去。你還好吧?是應該用“吧”還是該用“嗎”?兩種的含義好像都不一樣。過了一會,紹森見南伊沒有回複,心情有些煩躁。他不停地撓著頭皮,揉著眼睛,卻總用一股莫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