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藤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麥藤小說 > 南伊的城 > 第四十一章敷衍的感情沒有結果

第四十一章敷衍的感情沒有結果

的太陽泛著明晃晃的白光,移動在兩個人白色的校服上。美國晚上九點四十分。病房牆壁上的表針在紅色的大表盤裏滴答滴答有規律地行走著。顏一哲盤著腿坐在病床上,他閉著眼睛,聽著收音機裏傳來的嗓音低沉的男聲。南伊,你還好嗎?現在的這個時候,你們那裏,應該是陽光明媚的白天吧。我無比的想念和你在一起的那些快樂的日子,我不知道我是否可以回到你的身邊,是否可以再次看見你笑著的麵孔。也許這個過程會無比漫長。病房的門被推...陰雨漸漸瀝瀝持續了一整天,天空被大片大片的烏雲遮住,陰沉壓抑的感覺使人的心情有些煩躁不安。

聽著窗外的雨聲,南伊合上書,索性起身。她走到陽台,拉開了窗戶裏麵的一扇紗門,這樣的話,雨滴掉落在窗台階的聲音就顯得更加清晰了。

窗外的梧桐樹輕輕地搖曳著翠綠的葉子,在急促的雨珠的衝刷下漸漸地垂下樹枝,清冷的空氣中透著幾分淒涼與黯然。

陣陣的涼風吹在南伊的臉上,南伊很喜歡這樣的天氣,讓人舒服而清醒。

“嗡嗡——”

木桌上的手機在不停地震動著。

南伊拿起手機,接聽。

“喂?”

“去看電影嗎?”允浩的聲音從話筒裏傳來。

南伊頓了頓:“算了吧,還下著雨呢。”

“沒事,我去接你。”

“嗯。那好。”

掛了電話,南伊看著外麵的大雨,笑了笑,拿了一把傘走出家門。

南伊不是很明白,為什麽下雨天外麵還會有這麽多人出來,是要“借雨消愁”嗎?

站在站牌前,南伊撐著一把彩色的花傘,她聽著車輛在馬路上穿行的嘀鳴聲,看著街道上人來人往的人群。

抖了抖傘上的水,整理好了衣服後,南伊抬頭,隻一眼,便看見了茫茫人海中的允浩。

他打著一把透明的雨傘,麵帶笑容地朝自己走了過來。

南伊裂開嘴笑了笑,衝他招著手。

“等多長時間了?不是先讓你在家等著,我去接你嗎?”允浩走到他身邊。

“沒關係的,我早點出來,不會耽誤太多時間的。”

“不行,以後還是我去接你。”允浩斜視著她。

“好好好,你去接我。”

允浩將她手裏的花傘收起來,然後將自己的傘舉在她的頭頂上方。

“兩個人打一把傘就夠了。”他靠近她,伸出手臂,摟住她的肩膀。

肩膀上傳來他手指尖冰涼的溫度,南伊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

南伊側過頭,正巧對視上他的眼睛,她迅速移開視線,低下頭,問道:“一會要看什麽?”

“什麽都行啊,你想看什麽就看什麽。”允浩湊近她,“你為什麽總是不敢看我?”

“啊?”南伊猛地抬頭,“我……沒有……啊……”

“我是不是什麽地方讓你害怕了?”允浩疑惑地盯著她。

“沒有。”南伊的眼裏泛起一絲波瀾。

“沒有你為什麽總是不敢看我?你到底怕我什麽?我有什麽好怕的?”允浩追問。

南伊的眼眶有些濕潤,她偏過頭,皺眉,不語。

“南伊!”允浩提高了嗓音,摟著她肩膀的手指攀上了她的臉,他輕輕捏了捏,“你看你,有心事為什麽不說呢?不要總把我當成外人好嗎?如果你因為什麽事情而難過,或是有心事的話,你可以跟我說的。”

他看著她,她低著頭。

她推開他放在她臉上的手,抬起頭,直視他的眼睛:“允浩。”她的眼眶浸滿了淚水,沙啞著聲音,哽咽道,“我們……我們還是結束這種關係吧。”

我們……

還是結束這種關係吧……

因為允浩你知道嗎?每次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總是覺得一切都很不真實,像是虛無縹緲的幻影一樣在我的眼前一閃而過,每次我想要伸出手緊緊抓住的時候,那些幻影就會隨著氣流隨之變換。

和你在一起的這幾天我一點都不快樂,因為我知道,你不是真正的屬於我,而我也不會是你真正喜歡的人。

這種現象是一種根本不存在的假象。

每一個人都不會是感同身受的,它僅僅隻是嘴上的敷衍,情緒化的安排。當過了這段時期時,就什麽都變了。

所以,我們在一起隻不過是暫時的,這段感情並不能真真切切地永久持續下去,它會隨著時間的變化而變換。如果真的硬撐下去,最後,它是會導致破裂的。

感情一旦破裂……是真的……連朋友都做不成的……

南伊吸了吸鼻子,從他的手裏拿過自己的傘,撐開,轉身,離開了他的視線。

允浩,你知道嗎?

我不希望我們到最後連朋友都做不成。

所以,對不起,我隻好選擇放手。

敷衍的感情是沒有結果的。

盡管我很喜歡你。

樓道裏的氣味很難聞,南伊剛進去,一股嗆鼻的煙味立刻竄入了鼻子,南伊趕緊用手捂住。

“南伊?”紹森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南伊回頭:“你怎麽在這裏?”

“南伊。”紹森上前一步,“我來找你是有事情的。”

“原來是你在抽煙!”南伊死死盯著他手指間夾著的一根香煙,“怪不得這麽嗆鼻!”

紹森尷尬地努了努嘴,將手裏燃著星火的煙按在牆上,戳了戳,便滅了。

“你現在有時間嗎?我有點事想和你談一談。”

南伊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拿出鑰匙開了門:“進來吧。”

紹森嘿嘿地笑了笑,大跨步地邁了進去,竟忘了在墊子上蹭蹭腳下的雨水。

南伊一臉的不高興。

……

病房內圍著一群醫生和護士,戴眼鏡的醫生對顏一哲說了幾句話後便帶著他們出去了。

“你聽見了嗎你聽見了嗎?醫生說你再過幾天就可以做手術了!就可以做手術了!”紀妍妍來回地在屋裏走動著,她笑著看著顏一哲,走到了他的床邊,做了下來,“顏一哲啊,我現在可比你都激動呢!”

顏一哲笑了笑,撓了撓頭:“我當然也很激動啊。我的眼睛……終於可以重見光明瞭!”

“嗯。所以呢,這幾天我要多給你做些好吃的,給你補充補充營養,好讓你能在那一天渾身上下都充滿了十足的精神!”紀妍妍拍了拍手,“讓我想想……應該做些什麽好呢……”

“不用麻煩你了。”顏一哲笑道,“醫院裏的夥食就很好。再讓你做的話,別人知道了,會有意見的。”

“那又怎麽了!”紀妍妍尖聲叫著,“我纔不在乎他們說什麽呢!那些洋人們什麽都不懂。”

“可這樣你不會累嗎?”

“纔不會呢!給自己喜歡的人做東西吃是一件……”紀妍妍意識到自己說的話有些不對勁,立刻止住嘴。

顏一哲的笑容僵硬在臉上,漸漸變淡。憊,如同一個泄了氣的皮球。門外的顏一哲絕望地倚在門框,眼神空洞而絕望。看來那一年裏,她沒有好好照顧自己。腦癌晚期。四個鮮血淋漓的字眼在顏一哲的心裏狠狠紮下了根,怎麽拔也拔不掉。南伊醒來的時候是三天後的上午,她看到自己身旁趴了一個人,黑眼圈如熊貓一樣,慵懶地沉睡著。她沒有去叫醒他,隻是靠近了些,靜靜地望著,感受他從鼻腔裏散發出的溫熱的頻率。過了很久,他動了動身,終於醒來,刹那間她合上眼,裝作還未醒。...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