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藤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麥藤小說 > 南伊的城 > 第四十二章慶幸的事是遇見了你

第四十二章慶幸的事是遇見了你

丟人?很沒用?”顏一哲盯著她的臉蛋,認真地在她臉上貼完創可貼後,擰緊消毒水的瓶蓋,歎了口氣:“嗯。”一陣微風襲來,吹亂了南伊的短發,她哭得愈發洶湧,眼淚和頭發全部黏在了臉上,狼狽不堪。她抖著肩膀:“那······那你是不是覺得······我這樣很活該······很讓人討厭?”“南伊。”顏一哲突然捧起南伊的臉,為她整理淩亂的發絲,“我給予不了別人太多的熱情,算不上是一個值得讓人回憶的人,但我一旦付出...剛剛差點說出口的話是讓他不高興了嗎?

他盤著腿坐在床上,垂著頭,細碎的劉海遮擋住他的眼睛,看不見他的表情。他僵著身子一動不動地坐在那裏,渾身都好像散發著冰冷的氣息,讓人不敢靠近。

坐在他旁邊的紀妍妍迅速地站起身,雙手背在身後,抿唇嬌羞道:“那……那我就先走了……等我做好飯後……會……會給你送過來的……”

聽著紀妍妍漸漸變低的腳步聲,顏一哲頓時舒了口氣。他將枕頭放好,用手摸索著燈的開關將它關掉,然後側過身枕著手臂,合上了眼。

幾秒後,他又睜開了眼,自嘲地笑著。

反正睜眼閉眼都是黑暗,跟正常人沒有任何關係了。

真是愚蠢至極呢。

魚是睜著眼睛睡覺的,它的記憶隻有七秒鍾。如果將魚的記憶轉化為人類的記憶,那麽人類的記憶每隔七秒就會忘記七秒前所經曆的事情……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麽人與人之間還有什麽可值得回憶的呢?這個世界不就因沒有顏色反而更蒼白更寒冷了嗎?

所以,南伊,我真慶幸遇見了你。

南伊,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等太久的,我一定會再次回到你身邊的。

進屋後,南伊傻了眼。

客廳裏一片狼藉,像是被人翻過了一樣。

電視機旁的一疊報紙被風吹在了地上,垃圾桶倒在了茶幾邊緣,桶裏的垃圾也都一一滾了出來。還有陽台上掛著的衣服,有的被風吹得掉在了地上,有的已經被雨淋濕,正滴答滴答地掉著水。

南伊想了想,剛纔出門竟忘了關窗戶,外麵下著的雨便被風毫不留情地吹了進來。

“看來……”南伊扭了扭脖子,伸了個腰,“你要幫我幹點活了!”

“什麽?!”紹森瞪大眼睛,張大嘴,“你在開玩笑嗎?”

“你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嗎?”南伊朝他翻了個白眼。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們直接回家……”

“拿著這個,去那邊擦桌子。”南伊打斷他的話,扔給他一塊抹布,“擦幹淨點,要擦到一塵不染。”

“一……一塵不染?”

“是的。一塵不染。”南伊說完,轉身拿起靠在牆角邊的灰色墩布。

廁所裏的燈光有些昏暗,燒得熾熱的燈泡連連發出輕微的滋滋聲。水泥牆壁的牆角上殘留著蜘蛛織過的白色的細網,哩哩啦啦像是快要斷了。

紹森開啟水龍頭,將抹布放在水龍頭的下麵,讓水浸濕它。他揉了揉抹布,正打算擰幹它,卻看見洗手池裏沾滿了許多根黑色的頭發。就像是被人狠狠地揪了一把頭發,然後將其扔進水池子裏。

許多根密密麻麻的黑色的頭發。

水龍頭裏麵的水嘩嘩地流著。

紹森愣住,他看了看,伸出手。他用手將水池裏麵的頭發都撈了出來,然後用衛生紙包裹起來,扔進垃圾桶。

這時褲兜裏的電話響起,紹森顧不上把手,於是他濕著手接聽了電話:“喂,爸?”

話筒裏的人咳嗽了一聲,支支吾吾地也不知道到底想要說什麽。

紹森一直嗯啊嗯啊的,聽著電話裏那頭人說話的聲音,紹森能感覺到對方是有多麽的著急。

“知道了,我會盡力的。”紹森掛了電話,將手機放回褲兜裏。

他雙手支著白瓷磚的水池台,俯身,望著鏡子裏的自己,抬手,抓著額前的頭發,然後他揉了揉肉眼睛,歎了口氣。

頭發……

突然他想到了什麽,臉色變得極為慘白,他死死盯著腳邊的綠色垃圾桶,猛地走到前麵蹲下身開啟它。

頭發……

他伸出手,顫顫巍巍地捧起那一團白色的衛生紙裏麵的一把頭發。

他用力攥著。

“紹森,你好了沒有啊?快點啊,縫裏的水已經快要積滿了!”門外傳來南伊急切的聲音。

“啊!知道了!知道了!來了!來了!”紹森將手裏的東西包好,藏進口袋裏。

客廳裏已經收拾得很幹淨了,淋濕的衣服都已一件件晾在陽台,窗邊的兩盆茉莉花被南伊重新擺好,南伊將它們的枝葉修剪得整齊美觀。

南伊一手拿著剪刀,一手拿著肥料,嚼著泡泡糖,吐出粉色的泡泡來,砰地一聲破裂,她舔了舔嘴唇:“幫我把縫隙裏的水擦一下,不然它會流到地板上的。”

“嗯。”紹森點了點頭,蹲下身。

南伊滿意地笑了笑,然後繼續修剪著茉莉花的枝葉。

紹森轉過頭,看著她認真做事的樣子,忍不住抿了抿唇,說道:“南伊。”他猶豫了一秒後,“你回家吧。”

真的回家吧。

他們都希望你能回去。

南伊停下手裏的動作,然後又繼續做著。

見她沒說話,紹森既無奈又心疼,他放下手中的抹布,站起身走到她身邊:“回去吧。”

她還是不說話。

“南伊。”他握住她拿著剪刀的手腕,“我承認,我一開始是很討厭你的。但是隨著我漸漸認識了你,瞭解了你,某一天我會發現,我不再是那麽討厭你了。南伊,我不明白,為什麽同在一個屋簷下的人卻過成了兩個人的生活?我們不是組合起來的家庭嗎?為什麽就不可以開開心心地生活呢?南伊,你告訴我,你認真地看著我,然後告訴我,我是不是……做了什麽……做了什麽讓你不高興的事情?”

……做了什麽……讓她不高興的事情……

南伊怔住,然後將手裏的剪刀指向紹森,嘴角隱隱掛著淡淡的陰笑,她望著他,吐出寒冷的氣息:“你就是做了讓我不高興的事情呢。那,我現在想要殺了你。你會答應我麽?”她竟笑出了聲。

殺了他?

她想要殺了他?

為什麽?

她為什麽想要殺了他?

“南伊……你……”

他愣愣地看著她。

心髒緊張而猛烈地收縮著。

“當你們在我母親去世的時候,你和你的母親還有我的親生父親便毫不留情地踏入了我的生活。其實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討厭你了,恨不得將你和你的母親當著我親生父親的麵前殺掉……你知不知道有一次我在廚房做菜,我聽著客廳裏你們說笑的聲音,我真的是恨不得拿著菜刀砍下你和你母親兩個人的頭顱放在我母親的墓碑上。”南伊笑著,手腕逐漸彎曲,手裏握著的剪刀緩緩地紮向紹森的手背。伊每走一步,似乎隻能聽到自己的腳步聲和不知名的蟲叫聲。南伊走得有些累,她堅持著往前走,相信再走一點,應該就能看見人群了吧。“南——伊——”“南——伊——你——在——哪——裏——”紹森拿著手電筒走在前麵,崔尚害怕地跟在他身後。他們找了差不多二十分鍾,還是沒能找見南伊。紹森拿出手機,卻打不通南伊的手機,他氣得想跺腳。又走了很久,南伊還是沒能走出去,她翻了個白眼,有些喪氣地撓了撓頭,看著前麵的兩條分岔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