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藤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麥藤小說 > 南伊的城 > 第六章安穩的日子再度黑暗

第六章安穩的日子再度黑暗

千萬不能有事啊······下車後,南伊看見顏一哲早就到了那裏,她連忙下車,拉著顏一哲瘋了似的往裏麵跑。顏一哲見南伊滿頭大汗也沒多說什麽,跟著她不停地跑。到了倉庫,南伊鬆開顏一哲,撐著膝蓋大口大口地喘息:“允浩······允浩他們在找你······你······”南伊抬頭,不料卻被顏一哲緊緊摟在懷裏。他的懷抱溫暖而寬闊厚實,讓南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他讓南伊的耳朵貼在他心髒的位置,感受著心跳的頻...體育老師突然病倒,同學們聽到這件事後長歎一聲,然後便開始抱怨著。班主任為此事也很傷腦筋,便打電話請別的體育老師代課。

天空陰沉沉的,真怕一聲雷鳴就會傾盆大雨。當同學們站到操場時,那股歡快的勁兒彷彿被這種沉悶的氣氛壓了下去,隊伍裏立刻就有了抱怨聲和談笑聲。而體育老師則是背著手一臉嚴肅地看著眼前扭曲的隊伍,估計心裏早有一團快要爆發的怒火。

“給我站好!”他大聲嗬斥,瞪著兩個小眼珠子,額頭上的青筋像一條蠕動的蟲子,他背著手來回走動著,用一種欠了他八百萬的眼神掃了掃全班同學,“你們班紀律實在太亂,所以······給我繞操場跑十圈!”

話剛說完,隊伍裏的人像是炸開了鍋,嘰嘰地說個不停。十圈啊!雖然操場並不大,但是十圈真的不少。每天早晨的第二節課下課,全學校都要圍著操場跑兩圈,最多也就三圈,從來沒超過四圈啊,這老師真是瘋了。

顏一哲看向南伊,發現她正低著頭想什麽。

他剛想跟南伊說什麽,體育老師猛地大喊一聲:“立正!”

在跑的過程中,空氣越來越悶,南伊的身體有些不適,腳步也就逐漸跟不上隊伍。但幸好是最後一排,老師看不見。

顏一哲皺眉,扭過頭問道:“怎麽了?”

南伊抿著嘴搖了搖頭,額頭上的冷汗越來越多,滴滴答答掉在了領子上。

“堅持住啊,快第八圈了。”他笑了笑。

南伊望瞭望前麵······怎麽一片漆黑······怎麽還有太陽······雙腳越來越輕······越來越輕······看不見了······看不見了······

“南伊!你跑哪兒去啊你!跑錯了!喂回來!”

叫喊聲······還有好多人的叫喊聲······好多人······

南伊的頭猛的一疼,倒在地上。

天空“轟”的一聲,應該是下雨了吧。

好大的雨。

中市醫院。

“南伊,哪裏還不舒服嗎?”班主任扶著床沿,一臉擔心地問道。

南伊搖了搖頭:“沒事,我已經好多了。”

“南伊啊,給你媽媽打電話了,可一直是沒人接的狀態。由於你現在身體太弱,下午你就在家休息休息吧,老師會幫你安排的。”

“好。”

南伊揉了揉胸口,用力地呼吸著。她歪頭,看到枕頭邊上有一張紙,於是開啟紙條,上麵是顏一哲幹淨的字型:

好好休息,我幫你做筆記。

南伊笑了笑,把紙條疊好,裝進口袋。

有次顏一哲把受到的零食遞到南伊手上的時候,恰好被零食的主人看到,那是一個紮著馬尾辮的女生,雖然有些胖,但是很可愛。她睜著淚眼汪汪的眼睛看著南伊手裏的東西,那是用非常精緻的紙包裝的巧克力,然後又向顏一哲不解地望去。南伊剛想上前解釋,那位女生卻抹了把眼淚跑開了。

南伊把手裏的巧克力還給顏一哲:“以後你不用再把收到的零食給我了,讓別人看見會很尷尬的。你現在就去追那個女生,跟她說對不起。”

顏一哲翻了個白眼,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

南伊推了推他:”去追啊!“

找到那個女生後,看見她蹲在操場欄杆的夾角那裏抱著手臂默默地哭泣著。南伊給衝顏一哲使了個眼色,他二話沒說上去一把拉起那個女生。

那個女生見到他是又高興又害怕,臉上的頭發和鼻涕纏到一起,一副狼狽的樣子望著他。顏一哲似乎是被她的模樣嚇到了,後退了好幾步。

南伊見情況不妙,趕緊上前衝著那個女生笑了笑:“那個什麽,你誤會他了。”南伊瞟了一眼站在她旁邊的顏一哲,“我哥他不喜歡吃巧克力,可是他怕你傷心不敢拒絕你,所以他就想讓我幫忙吃掉。正好被你看見了,真是對不起。”南伊一把搶過顏一哲手裏的巧克力,“如果你不想讓我吃的話我就不吃,給你。”

那個女生皺了皺眉,看了看顏一哲,又看了看南伊:“他······他是你哥哥?”

“嗯,他隻是我哥哥而已。”

那個女生看了一眼南伊手裏的巧克力,破涕為笑道:“沒關係,你吃吧。”

“啊真的,那我就不客氣了。”南伊拆開袋子,咬了一口,“其實啊,我哥挺喜歡你的,隻不過他不知道怎麽表······啊!”

還沒說完,手臂被顏一哲擰了一把,生疼生疼的。

為了安慰那個女生,南伊又說:“你看,他現在還在害羞······”

南伊再次被擰了一把,然後被顏一哲拉走了。

“改天再聊啊,嫂子!”

那個女生低著頭,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臉蛋通紅。

顏一哲瞪了南伊一眼:“瞎說什麽!”

南伊一邊嚼著巧克力一邊說:“這你就不懂了吧,女生哭泣的時候一定要用最適當的話來安慰她,這樣她就不哭了,也就不難過了。不是很好嗎?”

顏一哲瞪著她:“明明前半句說得還挺好,後半句簡直越說越不著調。還嫂子,虧你說得出口。”

“別生氣嘛這有什麽的,總之能讓她開心不就好了。”南伊滿不在乎地說。

顏一哲被她氣得一個字都說不出口,隻好無奈地跑掉了。

南伊的嘴已經被巧克力塞滿,愣在原地,”噗“地一下笑了出來。

“家裏這麽亂你能不能收拾一下啊,我天天上學時間真的不多。”

“你能耐了啊,還教訓起我來了,怎麽不想想你那一大筆學費是誰給出的!”

“可是你好歹也收拾一下吧,別什麽事情都讓我做,那你天天在家裏幹什麽?”

“怎麽了!就讓你做怎麽了!是你說你爸走了會好好照顧我的!你現在做到了嗎!”

“我說你能不能別老拿這句話當你什麽都不想做的藉口!”

“藉口?我天天拿錢供你吃穿供你喝你還有理了!”

“那是他每月寄來的錢又不是你掙來的,而且你也該找份工作了吧,別天天什麽事都不做。你也不想想,他走了之後你有做過一次家務有進過一次廚房嗎?”

“我就什麽都不做怎麽了,你做一下能死嗎!”

“那你做一下能死啊!”

一個空酒瓶飛過去,南伊敏捷地側過身,吸了口涼氣,逃出了這間屋子。

當南伊重重地關上門的時候,鄭秋菊坐在凳子上,僵硬著身子,眼淚刷刷地掉在地上。黑漆漆的屋子,鄭秋菊就那麽坐在凳子上,一坐就是一晚。

她的腦海裏一直回憶著南伊剛才說的話:

······你能不能別老拿這句話當你什麽都不想做的藉口······

······你也該找份工作了吧,別天天什麽事都不做······

······爸爸走了之後你有做過一次家務有進過一次廚房嗎······

······那你做一下能死啊······

鄭秋菊做錯了事情也會自我反省的吧,這樣就已經是個很好的開頭了。如果鄭秋菊出去打工,然後每月再加上南大誌寄來的錢,那樣的日子就會好過多了吧。

南伊真不知道鄭秋菊是怎麽想的,那種一努力就會過上好日子的想法,她有沒有想過。哪怕隻想過一分一秒,可怕的是一秒都沒想過。

鄭秋菊點起一根煙,閉上了眼睛。

人死後會變成什麽?靈魂?空氣?泡沫?鬼怪?動物?植物?

南伊曾經問過一個同學,同學是這樣回答她的:“人死後,靈魂會抽出身體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但是,在死之前是非常痛苦的。比如你被活活燒死或者不幸溺水,在這個過程中你要承受的,會比你想象中更加痛苦。”

“那有沒有意識呢?”

“意識······應該會有吧。”

得知那位胖胖的女生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叫——崔尚。

放學時,南伊碰見了她,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崔尚?”

“嗨,南伊。”

“一起回家嗎?我帶你繞一次巷子。”

“巷子?”

“嗯?害怕啊?”

“才沒有呢,繞就繞。”

崔尚這個女生,仔細看也蠻可愛的。她咧嘴一笑,會露出兩個潔白的小虎牙。紅潤的臉蛋和黑直的馬尾辮,還有那胖胖的身材,可愛至極。

這麽可愛又單純的女生真是讓人羨慕。

剛走進巷子不久,裏麵就傳來拳頭碰撞的聲音。

南伊和崔尚疑惑地走了過去,碰撞的聲音越來越響。突然南伊睜大了眼睛緊盯著那個被打的人,心髒彷彿被提到了嗓子眼兒。

“咦?那不是我們班的允浩嗎?”崔尚說道。

那是幾個混小子,他們穿著奇怪的衣服,頭發被染得五顏六色。更奇怪的是,允浩竟然不還手。難道允浩打不過他們嗎?

“南伊······我們快走吧······我······我害怕啊······”身後的崔尚緊緊抓著南伊的胳膊。

那些人越來越過分,落在允浩身上的拳頭加重了許多,甚至還用上了腳。

“崔尚,你有沒有帶手機······”

話還沒說完,隻見其中的一個混混後退了幾步,撿起一塊磚頭。

南伊想都沒想,一股腦衝了上去。

“南伊!”

誰的聲音?

該不會是······

允浩咬著牙趴在地上,看到一抹黑色的身影擋在自己的麵前。然後,緩緩地,倒在地上。一張扭曲的臉躺在他身邊,皺著眉緊閉著雙眼。

南伊握緊拳頭的手因沒有意識而逐漸放鬆,一股熱流隨著臉龐滑落。下麵圍著的一群觀眾,見崔尚在下麵朝自己招手,南伊對她眨了眨眼。二十分鍾後,南伊又拿出一個碗,在碗裏放入等量的麵粉和澱粉,加了少量的水後開始攪拌。然後將醃好的裏脊肉放到麵糊中,攪拌均勻。南伊下意識地瞟了眼台下,看見了允浩,他就站在台下,好像在盯著什麽人看。南伊順著他的視線朝那邊看去,嚇了一跳。允浩看的那個人正是顏一哲!他會不會又要打人?南伊有些忐忑。允浩發現有人正看著自己,他轉頭,對視上南伊的眼睛。...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