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藤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麥藤小說 > 南伊的城 > 第七章心裏終究還是喜歡你

第七章心裏終究還是喜歡你

麽不上當呢。”這時紹森也走上前,走近顏一哲,南伊立刻上前把他擋在身後,抬頭瞪著紹森:“你不許過來!”紹森愣住,下一秒又饒有興趣地看著她。然後皺眉,對她說道:“你先走。”南伊不聽,繼續瞪著他。“南伊。”允浩走上前對她笑了笑,溫柔地說道,“你不是喜歡我嗎,你來我這裏,我跟你交往。”南伊有些慌張,慌張且羞憤!他是在侮辱自己。南伊還是一動不動地站在顏一哲前麵,她咬住牙,伸出雙臂擋在顏一哲麵前:“法律會製裁...耳邊是吵鬧聲,還有好多人混雜的聲音。

南伊猛地睜開眼睛。

“我們家南伊是被你害的對不對!我們家南伊要是有個什麽三長兩短你就等著蹲監獄吧你······”

“阿姨,我跟您說了多少遍了,是她自己要衝上來的······您不要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向我好不好?”

“怎麽不是你了?你一定跟我家南伊有什麽關係,不然的話我們家南伊怎麽會被磚頭砸傷!”

“我真是跟您說不清了······”

“你說不清你說不清!你沒有理由你當然說不清······”

床邊站著鄭秋菊、允浩、還有顏一哲。

南伊剛想坐起來,被白色紗布包裹著的額頭立刻一陣疼痛。

顏一哲朝自己看了過來,驚喜地說:“你醒了。”

話剛一落,他們都圍了上來。鄭秋菊見南伊醒了,趕緊跑出去叫醫生。

此時病房裏隻剩下他們三個。

南伊見他倆都不說話,於是閉上了眼睛。

好尷尬的場麵。

額頭上的那道口子還在隱隱地疼著。

“對不起。”允浩走上前,淡淡的口吻。

“對不起有什麽用,說一句對不起就可以減輕她的痛苦嗎?”顏一哲一把提起允浩的衣領,憤怒地看著他。

“那你讓我怎麽辦,難道讓我去死嗎?”允浩斜著眼。

顏一哲冷笑,鬆開允浩的衣領,朝他白皙的臉上就是一拳:“我還真希望你去死!”

“不要打了!”南伊跌跌撞撞地下床,試圖想要拉住顏一哲。

可就在他要拿起旁邊凳子的時候,南伊又衝過去擋在了允浩的麵前了,伸出胳膊害怕地緊緊閉上了眼睛。

幾秒後,凳子始終沒有落下來。

南伊睜開眼睛。

凳子被舉在半空中,那隻抓著凳子腿的手似乎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從腳尖到身體,那股憤恨的怒氣從下往上衝上手臂,然後被狠狠握到手裏。

在熾熱的燈管下泛著白光的手指,骨節分明。

顏一哲眉宇緊鎖,失神地看著她,他深邃的眸子逐漸黯淡,許久,他放下凳子,走出了房間。

南伊僵在原地,快要掉落下來的眼淚被南伊一下子憋了回去。

顏一哲,對不起。

因為頭被砸傷的緣故,南伊一直沒來上學,新課也落下了好多。訊息那麽靈通,一傳十十傳百沒兩天整個年級都知道了。

別人嘴裏說的和真實經曆的事情真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總有那麽幾個嘴裏吐不出象牙的人在一旁說三道四,流言蜚語滿天都是。

南伊終於來上學,額頭上的傷痕還是很明顯,這讓南伊不得不帶上帽子。

他們兩個僵坐著,沒一會兒,顏一哲掏出一本書假裝地看起來。

南伊“咯咯”地笑了一聲:“書都拿反了。”

顏一哲瞪了她一眼,撇了撇嘴,問道:“頭還疼麽?”

“不疼。”南伊甜甜地笑了笑。

“哼,沒把你砸成腦癱就不錯了,還笑得出來。”

“隻要沒死,就要多笑嘛。”

“笨蛋。”顏一哲小聲地說了句。

“嗯?什麽?你說什麽?”

“我說你現在就快成腦癱了。”

“不帶你這麽詛咒我的!”南伊拿起筆袋朝他砸去。

然後教室裏響起一聲哀嚎,接著是不斷的笑聲。

那天晚上的事情好像沒有發生過。

也許他也不想提吧。

奶茶店。

“那你說還有什麽辦法?”

“讓我好好想想。”

“快想快想,拜托拜托!”

“我又不是電腦,什麽辦法都有。”

兩杯奶茶熱騰騰的香氣繞在鼻尖,屋內放的音樂真符合現在的心情。既愉悅,又帶著一絲激動。

過了幾分鍾,南伊吸了口自己的奶茶:“想出來沒有?”

“怎麽可能那麽快,你好歹讓我構思一下場景和語言吧?”顏一哲一臉的不愉快。

“······”

“嗯······”他揉了揉眼睛,“你給我三天的時間吧,我對這種事情不是很拿手。”

“什麽?要三天的時間啊?”南伊差點從座位上跳了起來。

他見南伊有些不高興,把她按到座位上,用溫柔的語氣對她說:“那兩天總可以了吧?兩天,你隻需要給我兩天的時間我就可以想出辦法,好不好?”

南伊這才點了點頭。

店內的音樂還在一首一首地播放著,這次是張靚穎的《遇見》。柔和的音樂慢慢響起,讓人的心情舒暢起來。

和顏一哲聊了一些無聊的話題,突然他扯開了話題,盯著南伊:“你就那麽喜歡允浩?”

反正他早就知道自己喜歡的人是允浩了,那就沒有什麽需要掩飾的了。

南伊點點頭:“嗯,特別喜歡。”

“話說你到底喜歡他什麽?”

“嗯,我也不知道。感覺吧,感覺對了就喜歡。”

顏一哲不屑地說道:“哼,感覺。”

“嗯感覺,感覺很準的,感覺一旦對了,就喜歡上了。”

“隻要還有感覺,就會一直喜歡嗎?”

南伊沉思了一會兒,抬起頭:“當然啊。”然後笑了笑,“畢竟我是第一次這麽喜歡一個人呢。”

好,等你不喜歡他了我就想辦法讓你喜歡我。

顏一哲饒有興趣地盯著正在喝奶茶的南伊,咂了咂嘴,玩弄著手裏的吸管。

一天中午,南伊來到鄭秋菊的門前,敲了敲門:“中午了,你想吃什麽,我去做。”

裏麵是幾聲咳嗽:“我不想吃。”

“不吃東西怎麽行?”

“不吃!”

“我在好好跟你說話。”

門瞬間被拉開,鄭秋菊一臉的不耐煩:“我不吃你還想把我罵一頓嗎!什麽叫你在跟我好好說話?我是你媽,我憑什麽看你的臉色吃飯!看你的臉色過日子!”

“你又犯什麽神經?”南伊皺著眉頭看著她。

“給你逼臉了你還罵我神經!”鄭秋菊從腳上脫下拖鞋甩在南伊的臉上,“逼臉給你多了是吧?你有什麽資格罵我?”

南伊撿起拖鞋,扔在地上:“神經病!”然後跑了出去。

“有本事你就別回來!在大馬路上睡覺讓車從你的身上壓過去!”鄭秋菊怒氣衝衝撿起拖鞋關上了門。

碧藍的天空沒有一絲雲彩,太陽火辣辣地烤著大地,知了拚命地鳴叫著,連空氣都是熱騰騰的,使人透不過氣。

還沒吃午飯的南伊來到公園的長椅坐了下來,仰起頭靠在了椅背上。

“啊······好熱······”

閉上眼睛,明晃晃的光線在眼皮遊動著,滾燙滾燙的。

周圍很安靜,時不時有小鳥歡叫的聲音,忽然吹來一陣涼爽的微風,旁邊的柳樹發出沙沙的聲音。

微風滑過南伊的臉頰,她還是靜靜地閉著眼睛。

咚——

腦門上被誰彈了個響指?

南伊坐起身子朝後看了看:“怎麽是你?”

顏一哲穿著白色襯衫,袖子挽了半截,露出白淨的手臂。下麵是一條九分的牛仔褲,還有一雙黑色的帆布鞋。那一頭自然黑亮的頭發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幹淨利爽,還掛著如太陽般明媚的微笑。

“怎麽不是我?”顏一哲笑了笑,“心情不好嗎?”

好像被他看穿一樣,南伊把頭轉了過去:“沒有。”

顏一哲走到她麵前,又伸出修長的手指在她腦門上彈了一下:“都這麽明顯了還沒有。”

“啊,不要這樣,好疼的。”南伊揉了揉被他彈過的地方。

“是嗎?我沒用力啊?”顏一哲一臉無辜地看著她。

“咕嚕——”

“原來是沒吃飯啊?”

南伊避開他的目光。

他拉起南伊的手腕:“走,我請你吃飯。”

“我不餓。”南伊收回手。

“嘴硬什麽,不吃飯肚子會很難受的。”他有些生氣,再一次拉起她的手。

是熱騰騰的空氣的緣故吧,南伊的臉竟然有些泛紅。

“隨便點。”顏一哲靠在椅子上。

南伊看了一眼:“我也不知道吃什麽,你點就行了。”

“怎麽自己吃什麽都不知道。”顏一哲接過選單,“那就來一份魚香肉絲,再來一盤小蔥拌豆腐和麻辣粉條。”

“一份?你不吃嗎?”南伊睜大眼睛。

“我在家吃過了。”

“那怎麽行?哪有請人家吃飯自己不吃的?你要是不吃,那我也不吃了。”南伊看向窗外,“再說了,我怎麽好意思······”

“好好好,我吃,我吃行了吧?”顏一哲托著下巴。

吃完了飯,南伊突然很想吃冰棍兒,可顏一哲是滿臉的不情願。南伊也很不高興,直接出來了很多種理由:什麽夏天不吃冰棍兒算什麽夏天啊,夏天怎麽能不吃冰棍兒呢,不吃冰棍兒的夏天算什麽夏天,夏天當然要吃冰棍兒!顏一哲實在聽不下去,便一口答應了。

南伊拉著顏一哲一路奔跑到了冰櫃前。

“真的要吃啊?”他皺眉。

南伊對賣冰棍兒的老闆娘說道:“阿姨,我要兩根水果冰棍兒。”

吃完了一根冰棍兒後,南伊有些不滿足,所以拉著顏一哲又買了一根。很快吃完了第二根後,南伊還是不滿足,接著又買了第三根。等第三根吃完後,南伊其實還想吃,可兜裏的錢偏偏帶的不夠。

這時,顏一哲連忙拉住她,用哀求的語氣說道:“南伊,真的不要再吃了。”

“嗯,不吃了。”南伊看他臉色不對,問道,“你怎麽了?”

顏一哲見對麵有個廁所,眼睛一亮,撒丫子就往裏麵奔。

等了他二十分鍾,終於看見個人影兒了。他捂著胃慢慢地走到南伊身邊坐了下來,一臉痛苦的表情。

“胃痛啊?”南伊問道。

他搖了搖頭:“怎麽會,我剛才隻是吃太多了。你想想,我吃了兩頓飯又吃了三根冰棍兒,能不去趟廁所嗎?”

南伊看了看四周,突然想到了什麽,說道:“我記得今天有一家化妝店開業,而且讓免費玩一天,我們去看看吧?”

“什麽!化妝店?!”顏一哲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嗯,好多人去呢!”

“去那裏做什麽?”

南伊撇了撇嘴:“那算了。”

見南伊有些失落,顏一哲立刻緩了緩神情,溫柔地對她說:“好啦,我陪你還不行嗎?”

“新街化妝店盛大開業,限二十四小時免費試用······”

一個二十多歲的姑娘拿著話筒站在火辣辣的太陽下費力地來回說著,她的額頭從上往下到脖根以及後背早已被汗水浸透了。

南伊看著她,戳了戳顏一哲的胳膊:“那個女生好漂亮,眼睛好大。”

“你不知道有一種東西叫美瞳嗎?”

“啊?”

顏一哲翻了個白眼。

走進化妝店,南伊好不容易搶到了位子,示意讓顏一哲坐下來。

“你要幹什麽?”

“給你化妝啊!我好不容易搶到位子的······”南伊笑嘻嘻地做了個鬼臉。

顏一哲皺了皺眉,還是乖乖地坐了下來。

“哎呀不要亂動。”南伊仔細地給他畫著眼影,“看看鏡子,好不好看?”

顏一哲撓了撓臉:“是人妖嗎?”

“你是覺得我技術不好嗎?”南伊裝作很生氣的樣子。

“小的不敢。”

化完妝後,顏一哲的臉實在不能見人,就去買了帽子和口罩。

這時的天空已經陰暗,漸漸瀝瀝地下起了毛毛細雨。

南伊從化妝前到化妝後還沒笑夠,從顏一哲帶上帽子和口罩後都笑得蹲在了地上。

“有什麽好笑的。”顏一哲瞪著她,不停地撓自己的臉。

“我給你畫的是綠色的眼影啊,哈哈哈······”

顏一哲一臉黑線:“那也掩蓋不了我如此帥氣的麵容。”然後一把拉起南伊,“我們去找家超市避雨。”

南伊眯起眼睛看了看天空:“我們淋雨吧。”

“發什麽神經!”這回顏一哲真的生氣了。

“好久都沒有淋一場雨了,夏天淋雨,會特別涼爽。”

“不行!”顏一哲拉著她往超市走。

南伊拖著他的手臂:“沒關係的。”

顏一哲停住腳步:“會感冒。”

“我體質很好,根本就沒有感冒的可能。”

“我還不知道你的體質······”顏一哲有些心疼地看著她,無奈地歎了口氣,“好,我陪你淋雨。”

如果顏一哲早點告訴南伊自己有胃病,會對化妝品過敏,身體還不能淋太久的雨的話,那她一定會阻止的啊。都怪南伊太固執,把顏一哲害得住進了醫院。

可南伊覺得顏一哲並沒有那麽虛弱啊,還記得第一眼見到他明明是那麽陽光開朗並且健康的男孩子,怎麽會承受不住這些呢。

南伊坐在醫院走廊的椅子上,靜靜地等待著顏一哲的蘇醒。她用雙手捂住臉,喃喃道:“對不起······對不起······”

突然對麵的房門“砰”地一聲開啟了,顏一哲穿著病服,一張慘白而沒有血色的臉,溫柔地對著南伊笑了笑:“怎麽不進來?突然看不到你心裏空空的怪難受。進來吧。”

“嗯。”南伊把頭埋在胸前,走進了房間。

好像每個房間裏都有幾盆滿天星,給簡單的病房增添了一絲風景。依舊是那麽純潔、美麗。

南伊一臉內疚的樣子:“對不起。”

“我好多了。”

“你還有哪裏不舒服嗎?”

“沒有。”他淡淡地回答。

“哦。那就好。”

“我剛剛看到允浩站在那下麵。”

“啊?”

“估計他也剛來過這家醫院,現在應該沒走多遠。你要是想見他,就去樓下看看,說不定他還沒出醫院。”顏一哲靠在枕頭上,看著窗外。

南伊沒有說話。

“快去啊,錯過可就沒機會了。”

南伊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去。身邊的人為了讓自己開心住進了醫院,可這個醫院裏自己喜歡的人又剛剛來過。南伊看了一眼顏一哲,快速地站起身:“對不起。”然後轉身跑了出去。

身後好像聽見了他的輕笑聲。

應該是錯覺吧。

傍晚,夜幕降臨,晚風吹著路旁的樹葉發出沙沙的響聲,路燈一盞一盞地亮了起來。外麵隻不過是那些護士在來回走動,南伊連允浩的影子都沒看到。

他會不會在騙她?難道允浩早就走了?

南伊有些氣憤,轉身又三步並作兩步地上了台階坐電梯直達醫院的五樓。

“顏一哲。”南伊開啟門,走到他麵前,“允浩明明沒來過,我能感受得到。你為什麽要騙我?”

此時的顏一哲已經換好了他自己的衣服。

“你為什麽不說話?”南伊的臉憋得通紅。

顏一哲扣好離鎖骨上最近的一顆釦子,笑了笑。

原來他真的在騙她!

南伊的眼淚刷刷地掉了下來:“我把你害進了醫院是我的錯,可是你有必要這樣報複我嗎?而且我也跟你說了對不起,你還要怎麽樣!還要怎麽樣!連你都這樣對我,你跟那些學校裏討厭我的人有什麽區別!”

如果那時候南伊沒有出去,顏一哲真的會很高興。顏一哲覺得自己並沒有做錯,隻不過想試探允浩和自己對南伊來說哪個更重要些。他以為自己做了這麽多已經夠了吧,夠讓南伊動心了吧。可是萬萬沒想到,南伊在意的還是他。一直都是他,一直都是。顏一哲覺得自己非常可笑,竟然用這種手段來欺騙南伊。畢竟南伊是那麽相信自己。

他已經不想解釋什麽了,繞過南伊走了出去。

她上前跑了幾步,衝著他的背後嘶喊著:“顏一哲,我再也不會相信你,再也不會相信你了!我再也不要和你說話······”

斷斷續續的哭聲回響在空蕩蕩的走廊,似乎沒有盡頭。燈光照在頭頂,像是過了一個世紀那麽漫長。不瞭解對方……我……我們還是先適應下對方比較好……”“你不相信我?”他盯緊她。“沒有沒有,我隻是覺得……我們太快了……我們……”還沒等她說完,額頭上就被他重重彈了一指。他悶哼一聲,偏過頭:“我是因為喜歡你,所以才情不自禁的。你居然不信任我,我會很難過的。”她吃痛地捂著額頭,連忙解釋道:“沒有沒有,真的沒有,我沒有說我不信任你啊。我……我……我也真的很喜歡你……我……”她結巴地說不出話。他用手托著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