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藤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麥藤小說 > 綜清穿:錦繡風華 > 十三福晉10

十三福晉10

。紫竹的母親病重的時候,原主不僅出了銀子,還讓自己莊子裏的管事幫她請了大夫,留住了她母親的命,自此之後紫竹對原主忠心耿耿,她不會輕易背叛原主。可偏偏有人指證紫竹,在原主午休的時候,鬼鬼祟祟的靠近花盆不知道在做什麽。最終紫竹因為這件事,失去了生命。而那個指使紫竹害原主流產的嬪妃,竟然是烏雅氏。烏雅氏因為謀害皇嗣的事情,被打入了冷宮,沒多久就病逝了……昭華覺得,原主那一世流產的幕後黑手,一定是郭絡羅明...雲安和玉寧看到昭華將茶水噴了出來,不約而同露出了震驚的神情。

她家給格格向來懂規矩知禮儀,是溫柔嫻靜的大家閨秀,在規矩上從未出過差錯,今日怎麽就突然將茶水噴出來了?

雖然六格格命人打聽四貝勒的訊息,確實很令人驚訝和不解,但也不至於讓格格將茶水噴出來吧?

昭華看到她眼中的不解,連忙解釋說:“昨日六姐落水被克興額所救,阿瑪都已經說要把她嫁給克興額,聽說就六姐命人打聽四爺的訊息,我心裏太過震驚,所以才……”

兩個侍女聽後瞬間瞭然,她們心裏也很驚訝,也不理解六格格的想法。

昨日老爺都說了,選秀過後將六格格嫁給克興額,如今她好端端的讓人打聽四爺的訊息做什麽?

六格格一個未出閣的姑娘,讓人打聽外男的訊息,是怕自己的名聲太好了?

六格格都被禁足了還不安分,讓她們都不知道說什麽好了。

這些日子以來,昭華從兆佳綺玉身上,深刻的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重生不漲智商’。

原主的記憶中,兆佳綺玉重生之後,利用先知算計了原主,順利的嫁給了胤祥,徹底改變了命運。

可她改變命運之後,她的人生走向發生了很大變化,導致她失去了先知。

她陌生的胤祥後院裏,憑借她的智商和手段,根本就鬥不過胤祥的側福晉,生的孩子都夭折了,最終是側福晉的兒子繼承爵位,晚年的日子很不好過。

所以事實證明兆佳綺玉隻是重生了,並沒有漲智商,也沒有換個腦子。

重生的兆佳綺玉連胤祥的側福晉都鬥不過,也抓不住胤祥的心,是誰給她的自信,讓她覺得四爺會喜歡上她?

四爺作為九龍奪嫡的最後勝利者,可不是那麽好攻略的。

興許兆佳綺玉才剛讓人打聽四爺的事情,四爺那邊就察覺出來了。

一切如昭華所想的那樣,兆佳綺玉命人打聽四爺的沒多久,就被四爺的人察覺到了。

這段時間弘暉的病情很嚴重,太醫怎麽治都不見好,四爺和四福晉很焦心,整日裏求神拜佛的。

當然,四爺在為弘暉的事情憂心時,也沒有放棄警惕。

如今朝中大阿哥一黨和太子一黨鬥得正激烈,四爺作為太子的忠實擁護者,沒少幫助太子,大阿哥一黨看他很順眼。

他害怕大阿哥一黨趁著弘暉病重之時暗中對他出手,所以並沒有放鬆警惕,一直讓人注意著府裏和府外的動靜,一旦發現異常立刻匯報給他。

這不,兆佳綺玉的人剛打聽四爺的訊息,就被四爺的人給盯上了。

四爺得知兆佳府的庶出六格格,讓人打探他的訊息時,他著實愣了一下。

他從來都不認識什麽兆佳綺玉,她為什麽讓人打聽他的訊息?她究竟有什麽目的?

四爺立刻讓粘杆處的人調查兆佳綺玉,讓他們把兆佳綺玉從小到大的經曆都調查清楚。

兆佳綺玉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暴露了,還在因為四爺一直守著弘暉,沒有出門一事也煩心。

她想在選秀之前獲得四爺的喜歡,可四爺整天守在弘暉的病榻前,根本就不出門,連朝都不上了,這讓她如何偶遇四爺,從而獲得他的喜歡?

前世她受夠了那種憋屈痛苦的日子,她可不想重活一世之後,將前世的苦再嚐一遍。

這一次,她說什麽也要改變命運,絕對不要嫁給克興額。

可是選秀馬上就要來臨了,如果她沒有獲得四爺的喜歡,四爺不主動開口要她,恐怕她複選就被撂牌子了。

畢竟,京城很多人都知道她落水被克興額所救一事。

她的名聲有了瑕疵,在沒有皇子開口要的情況下,隻有撂牌子的命。

雖然四爺操作起來可能不太容易,但她覺得四爺作為最後的勝利者,想讓一個女人做妾,對他來說根本就不是事兒。

兆佳綺玉想了很多辦法,可是在四爺不出府的情況下,根本就實施不了,急得的嘴都起泡了。

在她的嘴起泡的時候,四爺的人已經查出了兆佳綺玉從小到大的經曆。

粘杆處的人將調查的結果交給四爺的時候,正好胤祥也在場。

他們看到兆佳綺玉從小到大的經曆後,心裏對她的行為更加不解了。

胤祥對兆佳綺玉的行為百思不得其解:“四哥,這位兆佳六格格從未見過你,為何會突然讓人打聽你的訊息?”

“調查的結果顯示,她是在落水被外男所救之後,才開始打聽你的訊息,莫非這裏有什麽關聯?”

四爺聽後搖了搖頭,兆佳綺玉的行為太奇怪了,他根本就猜不透。

兆佳綺玉從始至終都沒有見過他,對他肯定也沒有愛慕之心,那為何要打聽他的訊息?

四爺看了胤祥一眼:“她身上怕是有身份秘密!”

不知道為什麽,他心裏有一種感覺,如果挖掘出了兆佳綺玉身上的秘密,肯定對他有好處。

胤祥想到了他剛剛看到的內容,便說:“秘密?四哥說的是她為什麽會提前知道,平郡王福晉舉辦詩會的事情?”

四爺聽後頓了一下,平郡王福晉還沒打算辦詩會,兆佳綺玉就開始和平郡王府的下人接觸,這個行為很難不讓人懷疑她身上有秘密。

就在四爺沉浸在自己思緒當中時,胤祥又開口了。

“平郡王福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會舉辦詩會,偏就兆佳六格格知道了。”

“莫非她能未卜先知?”

四爺聽後立刻回神,猛然抬頭看著胤祥,眼中閃過異樣的光芒。

胤祥被他看的有些頭皮發麻:“四哥,你,你怎麽這樣看著我?”

四爺沒有搭理他,而是在思考著胤祥的那句話。

兆佳綺玉開始佈局在詩會上算計嫡妹的時候,平郡王福晉根本就沒有說要舉辦詩會,那她是怎麽知道這個訊息的?

莫非真的像胤祥猜測的那樣,她可以未卜先知?

一想到兆佳綺玉能未卜先知,四爺心裏就十分火熱。

不管兆佳綺玉能不能未卜先知,四爺都讓粘杆處的人盯著她的一舉一動。

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錦繡風華,纔看出了弘暉的轉機。”胤祥激動的說道:“兆佳七格格才離開沒多久,現在肯定還沒有走遠……”兩人立刻順著離開的路尋找昭華,沒一會兒他們就看到了昭華的身影。四爺看到廟裏的人很多,瞬間冷靜了下來。兆佳七格格馬上就要選秀了,如果他們直接叫住了她,肯定對她的名聲不利。他看到不遠處有個小和尚,便讓他把昭華叫到性音和尚的禪房,說是性音和尚找她有事。昭華聽後有些奇怪,但還是選擇去一趟。她讓兆佳夫人欣賞寺廟裏的景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