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藤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麥藤小說 > 綜清穿:錦繡風華 > 十三福晉47

十三福晉47

,所以大清的皇子個個都很優秀。”“而你們……”“一個當眾對我無禮,一個看起來慫兮兮的,怎麽看也不像是大清的皇子。”“你們肯定是害怕我揍你們,所以故意騙人的!”九阿哥連忙解釋:“我們真的是大清的皇子!”胤??洪亮的聲音從九阿哥身後響起:“我是大清的十阿哥,我前麵站著的是九哥……”胤??不說還好,一說立刻引起了很多人的懷疑。昭華還沒說什麽,一個**歲的少年就站出來了。他打量了九阿哥一眼,然後對著胤??...兆佳綺玉還不知道吳雅姨娘私通一事,所以看到馬爾漢的舉動後,心裏十分疑惑,不明白他的意思。

馬爾漢把針遞給了兆佳綺玉,兆佳綺玉錯愕的看著馬爾漢:“阿瑪,您這是……?”

馬爾漢板著一張臉,看向兆佳綺玉的眼神沒有半點溫度:“滴血驗親!”

兆佳綺玉整個人都驚呆了,震驚之下短暫的忘記了悲痛。

現在她整顆心都在滴血驗親上,不明白馬爾漢為什麽想要滴血驗親,還是在她額娘病逝後的第二天。

兆佳綺玉震驚過後,心裏對馬爾漢十分不滿。阿瑪想和她滴血驗親,明擺著是懷疑額孃的清白,這種舉動簡直是侮辱她的額娘,也懷疑她的血統。

她的額娘才剛死,阿瑪就做出這種事情,著實令她寒心。

“阿瑪,好端端為什麽要滴血驗親?”

“額娘才剛剛離世,你就要和我滴血驗親,你對得起額娘嗎?”

“這十幾年來,額娘盡心盡力的伺候你,你卻在她死後和我滴血驗親,質疑她的清白和聲譽,還…還懷疑我的血統,你讓女兒太失望了!”

馬爾漢聽後十分氣惱,吳雅氏那個賤人給他扣了頂綠帽子,他質疑她的清白、懷疑綺玉的血統,不是很正常嗎?

吳雅氏那個賤婦成為他的妾室之前,就和那個管事曖昧不清,誰知道她成為姨娘之後,有沒有和那個管事藕斷絲連?

馬爾漢仔細打量著兆佳綺玉的麵容,之前他瞧著綺玉長得和吳雅氏很相似,如花似玉的容貌比昭華出眾很多,是個不錯的聯姻人選,所以對她十分寵愛。

就算綺玉總是攻擊昭華的容貌,處處和昭華比較,他也隻是一笑而過,對她十分縱容。

可現在瞧著綺玉像極了吳雅姨娘,和他沒有半分相似的五官,使他對綺玉的血統和身世產生了深深地懷疑。

吳雅氏給他戴了綠帽子,生的女兒和他沒有半分相似,要是他什麽都不懷疑,那才叫不正常!

馬爾漢目光冰冷的看著兆佳綺玉:“你可知道你姨娘做了什麽?”

兆佳綺玉看著馬爾漢冰冷的眼神,以及他說出來的話,心裏咯噔了一下。

難道阿瑪想和她滴血驗親,不是因為被人慫恿了,而是額娘做了什麽?

兆佳綺玉的心撲騰撲騰跳得很快,她心裏很慌亂,產生了一種濃濃的危機感,不想知道額娘究竟做了什麽。

馬爾漢冷笑了一下:“你不是覺得你姨娘死的太突然嗎?不是覺得你額娘染病一事有問題嗎?”

“我現在就告訴你,你姨娘昨晚和府裏的管事私通,被我捉姦在床……”

“她因為沒臉見人,所以喝下了毒藥自盡了!”

看著兆佳綺玉震驚的眼神,馬爾漢接著說:“為了掩蓋這件醜事,也為了兆佳府和你姨孃的名聲,隻能對外宣稱你姨娘突發急症病逝……”

兆佳綺玉聽後受不住打擊,忍不住退後了幾步,不可置信的搖著頭:“不可能!姨娘不會那麽做的!”

“一定是有人刻意陷害!是夫人,對,一定是夫人!肯定是夫人看我姨娘不順眼,所以才陷害我姨孃的!”

馬爾漢和兆佳夫人夫妻多年,最清楚兆佳夫人的品性,她向來光明磊落,從來沒有用陰損手段害人,絕對做不出這種事。

而且,夫人就算嫉妒也該嫉妒生了兒子的劉姨娘,而不是嫉妒一個已經失寵、沒有威脅的小妾。

馬爾漢想到吳雅氏背叛了他,他心裏就無比憤怒。

他眼中閃過一絲嫌惡:“我讓人查過了,沒有人害你姨娘,是你姨娘失寵後耐不住寂寞,主動與人私通的。”

“你姨娘還是丫鬟的時候,就和那個管事曖昧不清。要不是昨晚將那對狗男女捉姦在床,我恐怕還被蒙在鼓裏。”

“你長得和我沒有半分相似,指不定是他們私通所生的孽種。”

兆佳綺玉得知吳雅氏和管事的關係後,她整個人都懵了。

她活了十幾年,竟然不知道額娘成為阿瑪的妾室之前,還和府裏的管事曖昧不清。

在兆佳綺玉處於懵逼、驚愕當中時,馬爾漢抓著兆佳綺玉的手,就將她拉到了茶幾旁邊,茶幾上放著一個盛著清水的碗。

不顧兆佳綺玉的掙紮,直接用針刺中她的手指,將她的血滴到了碗裏。

馬爾漢將她的血滴到碗裏之後,就一把鬆開了她的手,目光落在了碗裏。

他緊張的看著碗裏的兩滴血,心裏希望他們的血能夠相融,因為他不想當給別人養孩子的冤大頭。

此時的兆佳綺玉,也滿臉緊張的看著碗裏的兩滴血,祈禱他們的血能相融。

她在婆家的處境很不妙,要不是有阿瑪和兆佳府做靠山,她的日子還不知道有多麽難過。

她現在已經失去了額孃的幫襯,要是再失去阿瑪這個靠山,她不敢想象自己的處境有多難。

雖然兆佳綺玉是重生之人,但她根本就不知道,滴血驗親這種驗證血緣關係的方法不可靠。

她以為隻要兩人的血相融,就證明他們是父女,不相融的話就是沒有血緣關係,所以她在內心祈禱他們的血相融。

馬爾漢和兆佳綺玉都看著那兩滴血,可那兩滴血之間像是有楚河漢界似的,根本就融不到一塊去。

馬爾漢額頭上的青筋都冒出來了,死死的盯著兆佳綺玉,眼中滿是憤恨和嫌惡,恨不得掐死她。

他強忍住心中的怒氣,又等了將近一刻鍾的時間,結果兩滴血還是不相融。

馬爾漢狠狠地甩了兆佳綺玉一巴掌:“你這個野種!”

兆佳綺玉不顧臉上的疼痛,死死的盯著碗裏的兩滴血,不可置信的說:“不會的,不會的!我是阿瑪的女兒,怎麽會不相融呢?”

兆佳綺玉激動抓著馬爾漢的衣袖:“這一次肯定是意外,再驗一次,下一次一定能相融!”

馬爾漢也不想接受這個結果,便讓心腹又準備了幾碗水,想要和兆佳綺玉多驗幾次。

讓他們失望的是,他們驗了整整四次,最終的結果都是他們的血不相融。

馬爾漢眼中滿是陰霾:“野種!竟然真的是個野種!”

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錦繡風華,根本就不給他安排差事。就算安排差事,也隻安排一些不重要或吃力不討好的差事。這些年來,康熙給他安排的唯一一件重要的差事,便是追討戶部欠銀。原本這個差事是由四哥負責的,四哥收回一半欠銀之後,皇阿瑪就把這個差事交給他了。四哥得罪了很多官員,才收回了一半的欠銀,剩下的那些沒有歸還銀子的人,都是些硬茬,要想讓他們還銀子簡直比登天還難。他為了辦好差事,嘴皮子都快磨破了,腿也快跑斷了,還得罪了幾個官員,結果依...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